沉楼

驱车登古原

【油罐】雾中雨林 02

勿上升真人
勿殴打作者

细雾蒙蒙裹带雨林
你自其中从我心上走过



04

邕圣祐警官说一辆车坐不下,他带着新同事赖冠霖先生单独来辆车,也方便交流感情。

你刑侦的跟不出警的文员交流感情,是想着报告上让赖冠霖深情款款多看几眼是吗。

一路上邕圣祐那个军嗓,赖冠霖皱眉头请邕警官音量拉低,自己听的清。
邕圣祐就趁红绿灯贴近赖冠霖耳朵说话。

赖冠霖觉得这一路特别漫长,
邕圣祐觉得这一路为啥绿灯这么多。

轻松愉快的心情很快被这个简单的抓人任务结束了。贪污腐化的医院高层别看文质彬彬,求生意识并不比这栋楼里生命垂危的病人高多少,起码病人来医院看病,还是不太想死的。

这西装革履温文尔雅的,偏偏随手拽过一个护士要一起跳楼,自己一了百了,让这个刚揪出点苗头的案子失去突破口。

护士:“不关我事啊!!!!”

赖冠霖打量这栋楼的高度,摔下去会是怎么个破碎的样子。恶人死不足惜,可护士又怎么办。白衣天使这回真要去天堂了?

耳边粘人的声线不知何时远去。

邕圣祐趁谈判专家和疯子周旋,竟然不知道从哪儿悄悄从背后探过去,想偷袭制服对方。

然而过于慌乱的护士看到邕圣祐便喊救命,邕圣祐不得不扔掉缓慢接近的计划先发制人。

————最后大家押解嫌疑人回局里。

抬着捞被推下楼的护士以至自己掉到下两层的阳台的邕圣祐到一楼大厅办理住院。



05

赖冠霖在护士被邕圣祐拽回来时接住了小姑娘,火速冲到边上探头找邕圣祐。

邕圣祐躺在隔着两层高度的阳台上,最后一眼是赶过来找他的赖冠霖,脸上挂着彩,彩里挂着二百五一样的痴汉笑。

“柚子你真命大,谁能想到这层有会议室,专门还辟出来一块儿阳台呢。没这阳台搂着你你都直接沉降到下面去了。”同事河成云嘴真欠儿,还比划了一下阎王爷的地方。

尹智圣拍了一下河成云让他赶紧闭嘴好好削苹果。关心的八卦:“哎,新来的小赖……”——“什么小赖,还老赖呢。这是我的霖霖。”

“什么霖霖?”赖冠霖从病房门上的玻璃看到邕圣祐已经醒了,推门而入。

河成云嘴快,咽下苹果皮:“柚子管你叫霖霖。小赖啊这个名字是有啥寓意吗?”

“没多大寓意,叫我……冠霖就好。”赖冠霖推了推眼镜,选了一个不远不近的地方坐着。

刘海梳上去,每次见面都觉得像衣冠禽兽——邕圣祐你能不能控制一下你大脑皮层闪闪发光的黄色废料。

邕圣祐已经幻想怎么在病床上身残志坚的开搞了。

赖冠霖一边回答两个八卦达人的问题,一边尽力无视邕圣祐像湿哒哒舌头一样从上到下绕来绕去的目光。

回答完从小到大的上学经历和自己因为手臂有伤不能出警只好当文员,并且没有谈过女朋友等问题,竟然也没有生气。等两位吃够瓜离开后,邕圣祐嘶嘶哈哈忍着疼起来坐一会儿,问低头不说话的赖冠霖:“你别介意,他俩真的就是很喜欢你,没有恶意。你要是不太舒服,我回头跟他俩说。”

赖冠霖淡淡的笑了,抬起下巴眯着眼睛:“你怎么说?”




06

“我说霖霖害羞了不让问了。”

赖冠霖扭过头“呵”了一下。“我不介意,这些信息我档案都有。总比私下查我档案让人舒服。何况,都是这个工作的,查我档案又没什么。”

邕圣祐看他没有反驳某个问题,于是舔着嘴唇:“霖霖我……他俩没给我带饭就走了……我好饿,你吃饭了吗?”

于是说自己手臂不能握住筷子的邕圣祐现在被赖冠霖喂饭中。

刚喂几口赖冠霖发现邕圣祐摸自己大腿,“邕警官手慢慢恢复了是吗?来,自己吃吧。”

邕圣祐:“叫我柚、不,叫我圣祐就好。”

掉下去的时候抓着边沿悬空了一两秒,看下面有个阳台便不再勉强跳下去。不那么危险但是也不安全,摔的结结实实,脚腕扭伤,额头手臂蹭伤,未伤及筋骨然皮肉也流了不少血。三天之后脚腕差不多了邕圣祐就裹着纱布走了。

死缠烂打说自己脑震荡开车危险,让尹智圣叫赖冠霖来接,顺便get了赖冠霖私人电话号码。

然后说自己碰水伤口容易感染,让赖冠霖上楼到他家帮他洗————

洗碗。

想啥呢。邕圣祐好几天没回家,临出门那天早餐吃完忘了洗碗,这几天也幸亏没有太大味道。

幸亏邕圣祐吃的干净。

邕圣祐靠在厨房和客厅之间的门框上看着他的霖霖。脑子里都是厨房可以怎么当“战场”。霖霖腰特细,腰带以下的线条清瘦但不干瘪。衬衫挽到手肘,啊手肘都是粉色的。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