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楼

驱车登古原

【油罐】雾中雨林 03

勿上升真人
勿殴打作者
这章有🔞

迷雾从身后流动扣成雨滴






07

邕圣祐大脑里的小火车“污污污”地开起,正要上三垒,赖冠霖电话响了,拿起厨房纸巾擦干手接电话,邕圣祐努力偷听。

“行了邕警官,我——”“叫我邕圣祐也别叫我邕警官。”

“邕圣祐。”

…………

“圣祐——哥。”可以可以。

“哦霖霖,我听见你在找房子?”赖冠霖已经走到玄关穿鞋,邕圣祐追过来,“那你住哪儿?我帮你搬东西!”

“不用了圣祐哥,中介说那房东反悔不租了,合同还没签也没办法,我下午去看另外几处房子,先走了。”

————最后邕圣祐一打听河成云姨母在邕圣祐这个小区有房子出租,就牵线搭桥让赖冠霖住进来了。当晚邕圣祐他们以乔迁之喜去赖冠霖家吃了火锅。

喝下几杯酒,邕圣祐认识了新的赖冠霖。

原来酒量不太好,喝一杯就上头。
原来话少只是因为不太熟。
原来……

笑起来比他邕圣祐还傻乎乎。笑的眼睛弯成月牙,嘴咧开没心没肺的,小疯子一样,河成云打牌输了被罚弹脑瓜崩,因为数目不对跟同事小王闹起来,他笑的直鼓掌。

酒足饭饱,邕圣祐送走了要留下帮忙收拾的尹智圣,自行收拾残局,赖冠霖已经睡倒在沙发了。

……怎么造的这么乱。邕圣祐哎呀妈呀哎哟天哪的收拾几个大老爷们吃吃喝喝的垃圾,洗碗擦桌子扫地拖地板,打包垃圾。最后洗干净手。






08

邕圣祐颠颠儿跑到沙发前蹲下看睡着的赖冠霖。粉雕玉琢,像个贵公子。

他自知自己脸皮厚不过是自信心不足的一种保护层,用自信过度的模样掩饰说不清的自卑,以求这样下去自己总归拥有很多自信。

然而当赖冠霖闭上眼睛,他才好扔掉那层笑嘻嘻玩世不恭的面具,小心胆怯地端详他一见钟情的男人。

23岁了,上学时年纪比同班同学小三岁左右,不得不强行适应他们的行为。然而一个人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什么都懂了却什么都没做过。他知道男男女女随便两两配对要怎么做才能快活。

可是没有哪个哥们儿告诉他怎么做才能遇到让他想快活的人。


死就死了。不亏。

邕圣祐心一横,吻了上去。

嗨还以为照着嘴打啵呢,吻眼睛是想怎样。

邕圣祐继而吻赖冠霖的额头。蜻蜓点水,又舍不得离开。他胆子越来越大,想吻那紧绷的嘴唇。

不曾想赖冠霖睁着眼睛深深盯着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像要吞噬他。邕圣祐无处遁形,束手就擒。

“我喜欢你。”
“我还以为是我多想了。”邕圣祐不知道该回什么。难不成赞赏的点头“你这小脑瓜儿,真棒!”

“邕圣祐,这段时间在局里听闻你在学校的室友们男朋友女朋友换的很勤。你呢。近墨者黑?”

“我室友是我室友,我是我啊。”邕圣祐很委屈。







09

“对你们来说,到手了,腻了,就不会再纠缠了吧。”

“我对你不会腻。”——“呵,是吗。”赖冠霖面无表情扯出一个微笑,邕圣祐看着他一边的酒窝发愣。

赖冠霖站起来扯着邕圣祐领带,牵着进了浴室,靠着洗手台把邕圣祐嵌进自己腿间。“不浪费时间查证了。”赖冠霖说完便搂着邕圣祐脖子扬起下巴接吻,另一只手解自己衣服。

邕圣祐一喝酒就搂不住自己,喝完聊骚也好,刚刚偷吻他也好……

现在二话不说脱自己衣服也好。这种时候别磨叽,办业务,少废话。

想起来室友夜聊说有次干的急了没有润滑剂用的身体乳,邕圣祐吻到迷蒙的双眼看到有乳液便挤到手心。赖冠霖沉沉的看了他一会儿,垂下眼睛默许了。

当器具到了门口却磨磨蹭蹭起来,邕圣祐怕赖冠霖细皮嫩肉清心寡欲的没受过这罪,望着趴在洗手台的白玉一样的人,手抚摸瘦削的脊背狠不下心。

“你是不行吗?”

邕圣祐慢慢挺进一个头就停住,抬头望着镜子里那张忍耐的脸想问疼不疼。

自己的兄弟被握住,对方向后抬起tun部,用力自行吃了进去。

两个人不约而同粗喘。有人疼有人爽的。

邕圣祐这时候酒劲越来越上头,兄弟也控制不住力道,只知道要上阵杀敌,要冲锋陷阵,要锐意进取,要一往无前。

没有章法的冲刺,本来喝的就少的赖冠霖酒劲早就睡一觉散去了,现在清醒的承受每一下带来的痛楚。他现在也清醒的发现————

邕圣祐要么还是雏,

要么就是技术太差。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