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楼

驱车登古原

【丹罐】春风沉醉的夜晚 上(8.28完结,移步哦)

勿上升真人
勿殴打作者

怪就怪那春风

春风吹来的滋长的欲望




01

大一下学期的春天,连翘一枝独秀打开了春天的序章。赖冠霖下了课慢悠悠的走,看冬天还没撤退完的学校已经蔓延满目的鹅黄。抬头看这片连翘到底有多高,两米五?三米五?

不小心撞到了人,赖冠霖还没站稳便低下视线道歉:“对不起我没看路,抱歉抱歉。”

对面一个下巴尖尖穿着黑色卫衣的大男生笑眯眯的同样低音炮:“没关系啊。同学你在看什么?”

平时来说赖冠霖不喜不悲的样子挺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好比天山雪莲。结果厚着脸皮斗胆接近,才发现是邻家大男孩,不过是天生话少又慢热罢了。

今天这出意外倒是省了前面的步骤,两个人聊了两句颇为投机,留了联系方式,说改天一起打球。

那天周五没有晚自习,赖冠霖从下午第一节课等到最后一节课,为了运动方便也没有穿太厚,这时候北半球天黑的还挺早,更失去了阳光的庇护。

赖冠霖不想发信息问他来不来。自己坐在篮球上晃着腿发呆。

有人跑过来。“冠霖,对不起对不起,突然开会。”赖冠霖心想学生会怎么周五还压榨学生,一回头看见一个宽肩窄腰长腿的西装帅哥走过来。

哦对,这个姜丹尼尔也没说自己是学生啊。



02

原来那天是姜丹尼尔无聊来居民楼附近的大学闲逛。他就住附近,远远望着校园里一大片连翘开的漫山遍野的,过来近距离观赏一番。

“我请你吃饭吧。想吃什么?”“肉。”两个人莫名笑了起来。

吃到一半姜丹尼尔遇到了同事也来吃饭,闲聊了几句,同事好奇往赖冠霖这边伸头看了一眼,被生人勿近的眼神逼回去了。

“我有什么好看的?”姜丹尼尔落座听见小男生小声自言自语,乐不可支:“冠霖你这么帅,学校女生肯定会议论啊。”

“议论又如何。自己在那儿猜测歪曲我的性格和生活,那么好奇也不过来直接问我。我又不会撒谎,也没有什么可撒谎的。”

“你自己也不说啊。”姜丹尼尔呵呵笑着喝了杯烧酒。

“也没人问啊,我自己也想不起来说。”赖冠霖喝了杯葡萄汁。

“问你你就老老实实回答吗?”姜丹尼尔泪痣好像会发光。

“问我我就说。”

“有过女朋友吗。”“没有。”


03

“男朋友?”“没有。”
“想试试哪个?”姜丹尼尔盯着酒杯问出这句话,神情讳莫如深。

赖冠霖心头一把刀。偏过头盯着他:“你?”

对方干脆爽快:“可以!”

结账出门。赖冠霖手机发送一条去哥们儿家玩儿不回寝的消息,跟着姜丹尼尔回到了他家。

进屋赖冠霖问:“哪里可以看到连翘?”姜丹尼尔一直没有开灯,带他进了卧室。拉开窗帘指给他看。夜太黑,看不真切。

也是姜丹尼尔落在耳际的吻太勾魂夺魄。赖冠霖睁大眼睛在黑暗里寻找连翘,羞于回应。

直到姜丹尼尔的手隔着裤子握住他挺翘的屁股,他晃了一下身子转过身正面对着姜丹尼尔,姜丹尼尔一条腿卡在他两腿之间,抬起膝盖前后摩擦他那里,手指掂起他下巴吻了上去。

蒙着月光,两个人脸上看不出红潮,只有莹白的剪影,

赖冠霖坐在床边面对月光,漂亮帅气的脸有了情愫而分外动人。他腿间跪着吞吐的姜丹尼尔,赖冠霖只稍稍看一眼便不可自拔。



04

那晚并没有做到最后。姜丹尼尔抱着他抱了半天最后翻身躺到另一边闷闷地说还是不要了,很痛。

赖冠霖闷声做大事,照葫芦画瓢,磕磕绊绊也用嘴帮他释放了。暖气开的很足,他们流了很多汗,也依然相拥而眠。

第二天醒来,赖冠霖看到卧室里……好多软糖。“幼稚鬼。”

“你说什么?”两个人闹成一团,笑点低的两个人棋逢对手。姜丹尼尔准备点外卖,手机被细长洁白的手拿走:“好不容易可以不用吃食堂,结果还是要外卖啊。厨房可以做饭吗?我会做。”

姜丹尼尔抱着漫画躺在沙发上看个没完,等他反应过来闻到香味一下子跳起来几步迈到厨房。

很简单的家常菜。最能熨帖心和胃。姜丹尼尔傻呵呵的笑着说“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我抓住了吗?”

姜丹尼尔十分正经:“我觉得抓住了。”

这顿饭吃的心猿意马。姜丹尼尔狼吞虎咽匆匆吃完就让赖冠霖在家等着自己马上回来。

不出半小时,赖冠霖洗完碗坐那儿看电视,姜丹尼尔就噔噔噔回来了。

一进门就拉上所有窗帘,也不开灯。




05

赖冠霖看他神神秘秘跑前跑后,还闻了闻自己身上。搞得赖冠霖也闻了闻自己,早上起床洗了个澡,香喷喷啊。

他好奇瞥了一眼姜丹尼尔拎回家的袋子。

………赶紧正襟危坐。都是各种tt,还有两瓶不知道什么。

姜丹尼尔坐到他旁边,拍拍自己大腿。赖冠霖一时没反应过来。“坐这儿。”都是大老爷们,干嘛呢……还是坐上去了。

两个人死盯电视,谁的心都不在那里。

姜丹尼尔的手在摸弟弟的小弟弟。他也引导弟弟摸自己的弟弟。姜丹尼尔问他“草莓还是橙子?”听到是草莓就开了粉色瓶子倒在手里。

小弟弟围绕着黏糊糊的声音。

男生对于衣服好像确实是处理的很快。三下五除二这样。

赖冠霖是一个非常能忍的男生。姜丹尼尔看不过,让他含着自己的手指,他要忙着开拓。

等他堪堪放进去自己的一截,抬头看含着自己手指的弟弟,心里暗骂一句。

c a o

还是乖乖忍着慢慢来。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