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楼

驱车登古原

【丹罐】春风沉醉的夜晚 中

勿上升真人
勿殴打作者
这章🔞多。

我以为的清清楚楚原来可能是不清不楚。



06

姜丹尼尔看小孩红了的眼眶,心疼的一个劲儿亲。腰倒是继续发力,画风迥异。爽到皮肤不自觉发烫,心头的火灭了一回才烧光身体里的狂热。

赖冠霖转过身趴着,脸藏进床单,一言不发。第一次于他而言并不完全痛快,痛,且过程完全不快。牲口一样做了那么久。他整个人还没从辛劳中恢复,趴了一会儿干脆睡着了。

姜丹尼尔也不闹他,一下下亲吻小孩儿的脊背。

赖冠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能被这么叫醒。

姜丹尼尔像个脾气极佳的萨摩,热气腾腾的身体贴着他,呼吸一下下熏着他的耳朵。

他不是这么被叫醒的。

姜丹尼尔牵着他的手,把自己又急不可耐的那话儿塞小孩儿手里了。

也是绝了哦,赖冠霖一碰到那个有点发烫的东西,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

萨摩嘎嘎笑了。握着他的手示意帮自己打飞机。他的手空下来去撩拨还没清醒的小孩儿的兄弟。

就这样莫名其妙又来了一发。姜丹尼尔蹭着赖冠霖的时候停下来拿套,被阻止“我不喜欢那个橡胶味。”

“那我下次换个牌子。”

“别戴了。”又不会有孩子。







07

很快食髓知味,欲罢不能。周末就这样过去。礼拜一早晨院系升旗仪式,赖冠霖黑眼圈重的更可怕了。他身上贴身穿着丹尼尔的高领毛衣遮脖子上的痕迹,笼罩着被占有的气息。

大一学校看得紧,早操晚自习查寝一个不少。两个人也就周末打打炮,姜丹尼尔给他配了钥匙,但是赖冠霖都是听他说自己到了家才去敲门。

大二课程多,少了早晚的事也没有轻松多少,周末还加了课,两个人见面干柴烈火,偶尔出去玩一次,两个人看看对方,裤子就顶起来帐篷。微信聊天记录更不堪入目,基本上都是姜丹尼尔业余时间挑逗他的小屁孩。

有天晚上校区停电,晚课停上。赖冠霖下午就问他几点回家,自己想去。姜丹尼尔直接来学校找他。

学校绿化不错,树林一大片一大片的,绕着实验楼显得更吓人了,姜丹尼尔趁路灯亮着跟停电一个样,把赖冠霖手拉进自己衣服兜里揣着。小破孩儿一句话不说,身子倒是贴的近。

本来只是想溜达半小时就回家“干活儿”。

姜丹尼尔路过一个要重新装修而堆满装修材料暂停使用的某系实验楼,看到门口贴的封条,就拽着糊里糊涂的大高个儿跳窗进去了。






08

两个人晃晃悠悠披着月光在空无一人的走廊散步,适应了室内光线后发现门口堆得乱,屋里还是挺整洁的。“这个系一定是洁癖多嘿嘿。”赖冠霖听他胡扯,也跟着轻笑。两个人想看看能不能上楼顶,就循着楼梯上去了。

这个楼设计很有意思。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好几处封死,两个人沉默着打算撤了。却听到也有人走进来。

“老师,想死你了。”一个糯糯的男声。
随后是女人的娇笑。
打开了一扇门,随后关上。

赖冠霖小声说走吧。姜丹尼尔却轻轻凑过去。

一对儿师生在实验台肉贴着肉,嘴贴着嘴。

姜丹尼尔笑着摇头就拉赖冠霖离开,担心翻窗户声音太大吵到人家正事儿,俩人准备换个窗户跳。结果姜丹尼尔无意中看到一个没有封死的楼梯口。

那边赖冠霖用手机照着窗台看有没有灰尘,不想弄脏他的白鞋,嘴里还说了句“实验台也不知道擦没擦就躺,他俩也真放心。”

姜丹尼尔还在打量那个楼梯间:“那你知道这楼里面哪儿干净吗。”

“会议室肯定干净。”





09

姜丹尼尔拦腰抱下完跳窗的赖冠霖,拉着他上楼。

“会议室在哪儿?”

“我猜三四楼左右吧。这楼才四层。我们学校的风格来看,一二层不太可能。”

四楼会议室的沙发确实不错。姜丹尼尔怕他的霖霖嫌脏,脱了自己的外套垫在沙发上。

“宝贝儿,咱们可得防着有没有人也偷看咱们了。”

说罢感觉下面的人又收紧了一些。

身下的人上衣被撩到胸口,裤子褪到脚踝,月光拭过,白到虚幻。

偷摸着就是刺激。很快两个人通通要交代了。姜丹尼尔抽出来迸发向地面,只可怜小孩儿肚子上星星点点。连纸巾也没有,姜丹尼尔也是迷蒙中,小孩哼唧:“吃也得吃干净,我身上不舒服。”他就真伸出舌头舔干净。

舔着舔着就往下走,直到含住休兵的小小赖。

小孩儿也是想闹他,扭着身子笑出气声,还要提着裤子走人。





10

姜丹尼尔直接抱着他走两步把他放在办公桌上坐着,干脆脱掉了赖冠霖鞋子裤子。

敞开了干。

姜丹尼尔坐办公椅上,让赖冠霖背对他含好坐稳,更羞人的是,还抬起小孩儿双腿搭在两边扶手上。转了半圈椅子,两个人对着月光,赖冠霖被迫门户大开。

想幼童被把尿一样顶着,赖冠霖在姜丹尼尔一声声“霖霖”中,嘴里只剩下“嗬嗬”的抽气声射向了空中。

姜丹尼尔放慢了节奏,双手伸进上衣里捏樱桃儿玩。玩了一会儿担心赖冠霖着凉,留着相连的姿势慢腾腾的帮他套裤子。

等赖冠霖双脚伸进鞋里,猝不及防被姜丹尼尔站起来推在办公桌上hou ru。裤子松垮垮掉在腿间,脐下命门又被姜丹尼尔玩着。

“霖霖我要she 了。”喘息越来越急。姜丹尼尔闭上眼睛仰着头。

被身下小孩推开。

赖冠霖一手把他按在椅子上,一手提起裤子,也不管拉链,反正鼓鼓囊囊的也拉不上,自己跪下来吞吐姜丹尼尔。

箭在弦上。发。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