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楼

驱车登古原

【丹罐】春风沉醉的夜晚 下 (完结)

之后会有个番外。

勿上升真人。





11

两个人挨得紧紧的往家走。姜丹尼尔揽着手臂里有点疲惫的宝宝:“吃饱了吗?真是的,咽下去干嘛啊。”

赖冠霖眼皮都困得往下掉:“还说呢……都迷糊了……你干嘛还又……又给我口出来一次啊……”

“明天周三,知道你上午没课。睡到自然醒再走吧。”
回家两个人洗了澡就睡了。

赖冠霖醒来已经11点,大二课多也终于到了快结课的时候,夏天也真的到了。

他起床去洗手间放水,又回到卧室躺着,准备再躺一会儿就吃姜丹尼尔早上给他备的饭,下午快上课再走。心满意足伸个懒腰,手不小心碰掉了床头柜的东西。叹了口气不情愿的起身捡起来。

结果一不小心把东西推得滚到床底了。

好吧。起身拿手机的手电筒照着床底。姜丹尼尔把他宠得越来越懒。以往拿什么东西都是姜丹尼尔“霖霖躺着,我来找~”

看到好像有什么册子,小本本那种东西。

结婚证。

赖冠霖看着证件照上的姜丹尼尔粉色头发,比现在胖一点儿,红色背景下,笑的看不见眼睛。旁边写着大名:姜义建。







12

他的,妻子,很美丽的一个女人。

赖冠霖仔细端详这个红彤彤的本子。

姜义建的生日。

他合法妻子的生日。

他们领证的日子。

一串串数字烫得赖冠霖眼睛红通通。




赖冠霖手机响了。室友说要借笔记抄一下。

赖冠霖拍下结婚证,把本子扔回床下。

看了一眼餐桌上的饭菜,姜丹尼尔还留了纸条。

“霖霖宝宝快吃饭。

       你帅气又大力的老公。”


纸条被揉个稀巴烂。









13

赖冠霖下午上课的时候删了结婚证的照片,觉得自己这样很没意思。

输入框里反反复复“我们断了吧。”“分手吧。”“别见面了。”

最后也没狠心发出去。


姜丹尼尔发现这两天霖霖都没怎么回应他的笑话。不冷不热的,总是隔了很久才回复。周五下班就打电话叫赖冠霖出来吃寿司。

公共场合也好,起码能顾着脸面。赖冠霖应约。

一顿饭吃的特别累。赖冠霖几次三番想开口,却觉得特别难。他贪恋他对面这个无微不至的恋人,照顾自己面面俱到。重要的是,自己还为他心动。

赖冠霖挪开视线,看到窗外马路上,牵着小孩子的母亲。

他一下子撑不住了。

他算什么?????

他对得起谁?







14

“你毁了我对于未来,对于家庭的幻想。”突然开口。

姜丹尼尔垂下眼睛:“霖霖,你还在上大学,未来无限可能,如果你想断,那我不耽误你。只是如果你爱我,我们为什么不能组建一个家庭?我们可以试管,可以领养……”装傻。你以为我说的是同性这个关系?

“你周末跟我上床的时候,你怎么跟你老婆交代的?”

姜丹尼尔愣了:“我单身啊。”

“三年前你和大你八岁的xxx女士领了证,难不成是假的?”

赖冠霖死死盯着他:“还挑了她的生日那天领证。三月。”

“你老婆名字很好听。连翘。连翘。好啊。真好。你在连翘花前面跟我搭讪,你怎么想的?”

姜丹尼尔呼吸急促。面色苍白。眼睛有点失焦,很快便回过神抓赖冠霖的手,被甩开:“霖霖,霖霖,我跟她已经没什么了,我不爱她我只爱你啊!”

姜丹尼尔不确定赖冠霖知道了多少。
赖冠霖现在不知道姜丹尼尔还隐瞒了多少。

他被这种撇清关系的话戳破心里的铠甲。原来在一起再爱,以后说变心也会变心。那么姜丹尼尔又能爱自己多久?








15

赖冠霖可以安慰自己,人生苦短,喜欢就说,想干就脱。

不爱了就走人,拿的起放的下。爽过多久是多久。

可是他看到小孩子,看到依偎在丈夫身边的妻子,就会被愧疚和羞耻心吞噬。他破坏了另一个女人的幸福。

那天赖冠霖甩了姜丹尼尔一个巴掌扔下一句“我有我的道德底线”就走了,所幸两个人吃饭在隔间,没人看到。

姜丹尼尔的联系方式他全部拉黑。姜丹尼尔用陌生号码给他打电话,他不堪其扰:“我要期末考试了,考完试再说。”

考完最后一科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姜丹尼尔,不想见他,姜丹尼尔在考完试几个小时之后给他打电话,说在家等他,有话要说。

“我就在家等你,等到你来。”

电话打过来的时候赖冠霖已经拎着行李箱去机场了,他发小叫他放假了去外省玩几天。

“想等那你等吧。”不要见他。只怕自己又溃不成军。








玩了半个多月,期间总有顺丰快递的打电话过来说有个件儿务必本人亲自当面签收。赖冠霖一问是姜丹尼尔邮的:“麻烦您退回去,说我不在家。运费我马上给您汇过去,辛苦了。”








后记

开学回来赖冠霖也没好到哪里去。浑浑噩噩,大三课少了很多,十一之后多的几个实践课也开始授课了。

“同学们大家好,我是这学期刚调回来的,你们的xxx老师,我叫连翘。”台上的女人漂亮有气质,洁白如玉的无名指套着戒指。

下了课往寝室走,几个女生在前面八卦。“哎那个连老师,老公是咱们院的副院长!”

“你咋知道的?”

“就是就是,这都能看出来?”

“哎哟我十一之前,就运动会那几天,去学生处送文件,看见她上副院长车了!还对副院长说‘咱儿子周岁生日去你妈还是我妈那儿过啊’”

“啊我也想跟自己老公一个单位……”

“啧啧话说身材恢复的真好哎~”


赖冠霖跑回寝室翻出钥匙就往姜丹尼尔家冲。到了门口,手抖的开不开门。

真的开不开了。手慢慢不抖了。心在抖。

锁都换了。






看他站了半天,一个送外卖的小哥让他借过。等外卖小哥下楼看他红着眼睛还没走,好心说了一句。

“这家半个月前新搬过来一对夫妻。现在估计没下班呢,我这几天给他家送多少回外卖了,千真万确!”

赖冠霖坐在楼下花坛边上望着亮着灯的老地方,秋风吹过。


春天真的远走了。

评论(1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