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楼

驱车登古原

【丹昏】那天我非要吃冰棍 番外


然而还是有种被用完就扔的失落。

也不留我住一宿,讨厌。哼!吃饱喝足搂一会儿都不乐意,还踹我,踹我!

丹妮扶着腰回自己房间坐床上发愣,看了眼时间,哟这一折腾从中午到晚上了,渐渐的其他成员也陆陆续续回到宿舍。


丹尼尔衣服穿的失魂落魄,身上两个人残留的液体只是草草擦了,现在没有擦干净的凝固在身上很不舒服,衣服上也是浓郁的石楠花气味。

在浴缸里泡了好一阵子回回神,就去厨房找吃的。幸亏智圣拦住了他又要生嚼培根,说给他打包了吃的。这顿饭吃的心里乱七八糟,身体倒是缓缓活了回来。


姜丹尼尔回屋发现朴志训捧着牛奶坐在他床上喝。姜丹尼尔沉浸在自己药渣设定久久不能忘怀:“咱俩的对话为什么总是在床上进行?”

“我想了想,过来视察你的磨牙打呼噜梦话的动静。”

啊咧?

“我说我以后总得适应。”

嗯?

“你到底睡不睡觉?”

————“睡!”

两个人越凑越近,想换一个甜蜜的啵啵。

砰砰砰!

“丹尼尔啊!!!吹风机借一下!!我要吹头!!!我那个,呜呜呜,坏掉了……”


没等姜丹尼尔开口,怀里的宝宝大叔腔:



“大晚上吹什么头你吹头!”,扭头看着歪头乖巧的大狗,气镇丹田:“睡觉!!”

【丹昏】那天我没有吃冰棍 11 完结

后面再发一个巨短的番外。

21

丹妮扶着墙走出朴志训房间的时候觉得自己像古代宫廷里面靠墙根萎靡不振晒太阳的药渣。

眨宝气势如虹,他俯首称臣,不过是爱意让他甘愿收敛攻击性。

短暂的一路上丹妮仿佛走完了人生的走马灯。刷刷刷的从眼前放映他跟朴志训今天撕吧半天的战绩。

大牛经验丰富,很快就让这段疼痛被快意掩盖,眨宝乖巧了一会儿就像干瘪的黑木耳……抱歉作者换一个形容词,像坚硬的银耳被滋润舒展开。身上从一开始疼痛的发白,慢慢沾染了红晕。

实在太过诱人,丹妮想着,人间蜜桃明明是现在他身下的妖精,舌尖便不由自主勾上了其中一颗红豆,看朴志训忍得辛苦,更调皮轻轻咬着。

当探索到可人儿敏感的一点时,丹妮真的想破坏掉他脸上辛苦的面具,急切的想要看到真实的遵从身体的表情,于是顶着那个点不断攻击。

wink宝咬着嘴唇呜咽,眼泪汪汪。丹妮怕他咬破嘴唇,用拇指撬开紧闭的牙关,用食指和中指玩弄他的舌头,涎液沿着嘴角流下……眨宝竟然第一次这样就释放了。





22

丹妮笑着放慢速度,整根抽离再慢慢深入到最深处,磨了好一阵,自己心头发痒,腰间的腿脱力挂不住,他干脆抱起眨宝,让眨宝跪着正面贴着墙,自己从背后进入。

如愿以偿听到了尖叫,最后丹尼尔把志训压在墙上将失守的液体留在了哭叫的志训体内。幸亏他注意刚刚大家都出门吃饭了,不然他俩这容易害羞的可咋活。

尤其是缓过劲儿之后发誓要夺取主动权,骑在自己身上的志训。

…………事不过三,他和朴志训各自释放了三次,够了够了。

姜丹尼尔时朴佑镇打电话过来,听筒里麻雀嗦了根冰棍问他吃不吃,吸溜吸溜的。姜丹尼尔想起最后那次释放,朴志训弯下漂亮的脊背给他bj,张大嘴努力含着……“不吃了不吃了不吃了我不吃冰棍了!”


“这哥被冰棍咬了吗。不吃就不吃呗。”雀挂了电话。


【丹昏】那天我没有吃冰棍 10(现实向 🔞)

19

姜大牛姜子牙附身,终于抓回来一点儿脑子。他人畜无害的顺从道:“志训啊,哥记得你膝盖有旧伤。”伸手摸向志训的膝盖,还若有若无的触碰大腿。

训哥被这突如其来的关心整得还有点不好意思。

姜大牛得寸进尺,手摸索向翘臀:“哥哪儿舍得让你疼啊……”

志训非常机灵:“所以我做top就不疼了啊。”无公害的微笑。

姜大牛隔着裤子用手指勾勒小小训的形状。

绕着头部打转。

眨宝咬着嘴唇。

“哥有办法让你不疼。疼的话哥就一动不动任你宰割,行不?”姜狗狗坐在床上,不知不觉让训训面对面跨坐在他身上居高临下看着自己。

“把你弄疼了我就不叫姜丹尼尔。”

朴zi训好像有点吃软不吃硬。这招感觉可以。拿小本本记下来记下来。

姜丹尼尔,忘拿碗头牌牛郎,虚长的那几岁可不是吃干饭了,这刚成年的小训训怎么可能比自己经验丰富呢~

姜萨摩给自己加油打气半天了。

也没敢脱朴志训裤子。

切。





20

朴志训慢条斯理有条不紊气势凌人睥睨一切的解裤腰带,拉下拉链……

姜丹尼尔吞着口水垂下眼睛握着拉链慢吞吞的磨蹭。

……剧本是不是拿错了。谁日谁?

姜狗狗这么一折腾,贤者时间也过去的差不多,在他和训训百分百拥抱着彼此时很快两根可观的兄弟也亲密接触了。

“……太大了我可不要做下面的。”两个人爽的倒吸一口气的空隙还不忘记自己跟自己商量。姜丹尼尔吻着朴志训Q弹的嘴唇,伸手抓起了润滑剂。

被开拓的感觉很古怪。姜丹尼尔吻着可人儿,时不时轻咬嘬吸耳朵颈间,小心翼翼观察可人儿的反应。

这要是弄疼了可就没下次了。

从一根手指到两根,三根看样子是很难了。姜狗狗另一只手不忘逗弄训训的兄弟。等摸索到那一块粗糙的地方,可人儿反应异常激动。

姜狗狗戴上tt,伴随着深吻,慢慢挺进。

这痛快,就是没有下次也值了。姜狗狗皱眉闭着眼缓慢研磨。

他没有看到无声望着他的朴志训,除了痛什么都没有。

等他睁开眼看到闭着眼挂着泪痕的宝贝,赶紧想起来寻找刚刚极乐之点。

不需要猜测,训哥,不,训爷现在绝对很爽利了。

姜大牛躺在床上,身上坐着摆动腰肢的国民妖精,觉得自己要被榨干了。

明明自己兄弟被吃着啊,怎么着自己躺平任cao了呢。“我要主动权啊……”

“啊……怎么……不行吗?”

【丹昏】那天我没有吃冰棍 09 (现实向🔞)

17

姜丹尼尔缴械之后整个人向后一躺,除了大口呼吸,其他系统似乎都停止了工作。朴志训面无表情起身吐掉嘴里消毒水味道的粘液,又拿起一瓶水漱口。想了想把拧紧瓶盖把剩下的水也扔了。

“浪费水资源,这礼拜小红花没你的了。”姜丹尼尔偏过头看着他,细长的眼睛里说不清的情愫萦绕其中,浓的好像化不开。

他的眼神围着朴志训打转。整个202时期,大家录制了一阵子之后,节目组放出主题曲舞台,朴志训一眨成名。那时候姜丹尼尔还是两轮下来现场投票都低的让自己觉得辛苦。两个人在四次竞演中有两次都是同一组,他觉得朴志训漂亮而不可接近。

有股危险的气质。漂亮绝不孱弱。

带刺的玫瑰。

带刺的玫瑰现在在扒自己下半身的衣服。

“……喂……我大概还得等一小会儿才能起来喂饱你,宝贝儿,等不及了?”

“是啊,等不及了。”姜大牛的笑凝固了,眨宝现在举着那瓶草莓味粉红瓶的啥玩意儿要给他扩张!!!!!!!

“啊!!!!!!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这不对啊!!!!!别摸我那儿!哎!”






18

朴志训很辛苦。他看着躺那儿喘气的姜大牛就小腹发紧,现在一边发现准备工作得把裤子全弄下来才好做,一边还得摁住不配合的姜小朋友。

要么说山人自有妙计,好歹拿下过年上姐姐的姜狗狗,探头吻住了大训。

“我先稳住敌方,麻痹他,然后……把裤子穿上。”

管用是挺管用的。


管用了一秒钟吧。训哥愣了一秒钟就加快了脱裤子的动作。姜狗狗还在阻挡,训哥惩罚似的轻咬一下狗狗的尖下巴,得到了一声短促的呜咽。

训哥不容易。停下来皱眉闭眼深呼吸。快忍不住了。

姜狗狗从没这么麻溜地提裤子。一个大跨步跑到门边。

训哥睁眼抬头,端坐在床边。

甜美的笑。


“我说,我要做top。”



“先让你爽了,接下来,不回报我一下吗。丹尼尔……哥哥?”

【丹昏】那天我没有吃冰棍 08 (现实向🔞)


15

过于香甜的深渊,忙着下坠,谁也顾不上身上是否还有降落伞。两个人的肌肉此时进行角逐,慢慢地动作越来越激烈。朴志训翻身压住姜丹尼尔时床咚的一下,姜丹尼尔迷迷糊糊“谁敲门?”

朴志训一边脱上衣一边走到门口确认门已经反锁。回头走向姜丹尼尔时眼神从上往下来回的扫。

姜大牛郎是谁啊,就着这目光,笑嘻嘻的脱自己衣服,待朴志训走得近了就牵着手揽进自己怀里。

皮肤贴着皮肤,姜丹尼尔忍不住到处游走。

最后捉了训训的手盖在自己拉链处:“憋得慌,帮哥哥个忙。”


哎哎姜丹尼尔是想dirty talk一下让训训帮他脱裤子就成。




住口啊!!!!!!!!

不是这个憋得慌!!!!



16

释放这个词其实吧。

把束缚的衣物解开就是一种释放。

在长得比很多女团还好看但是不娘气的训训唇舌之下内什么………

也是释放。

姜狗狗本来没有想的那么得寸进尺。

从没幻想过训训握着自己的兄弟上下顺了几下就张口探过去。

“你………啊………”

非常非常爽利的,灭顶之灾。姜丹尼尔踢开拖鞋,脚趾酥麻到蜷缩。

朴志训抬眼看已经闭眼仰头明显十分受用的姜丹尼尔,心里不是没有成就感的。

姜丹尼尔正好低头看他,一只手顺着他的头发,一只手支撑着自己,肌肉线条特别漂亮。


太辣了吧这兄弟。

因为朴志训偷看被抓包,干脆伸出舌头用舌尖绕着头部下方的沟打转,时不时还点几下顶端小口。

硬汉发出哭腔真的是太磨人了。

【丹昏】那天我没有吃冰棍 07 (现实向🔞)

13

你都不知道大牛小训怎么把雀撵走的。

两个人在雀叽叽喳喳飞走之后反而沉默了下来。一个坐地上一个躺床上,谁也不说话。

……

因为妮儿老老实实给雀按摩到每根羽毛都妥帖了才歇口气儿。

小训都已经睡着了。

妮儿的酒劲儿也散去大半,心里那股骚动也平息的差不多。

废nm话对着啪五金的腰还能保持邪火那成什么了?????

姜丹尼尔同学舔了舔嘴唇,从地上转移到床上,轻轻轻轻地凑近朴志训,仔细地看了个遍。

好看。换个人在拿啊拿ending的时候wink可未必会有这般轰动。

嘴唇好像很软,很适合接吻吧。

吻就吻。

姜丹尼尔只是想贴一下就好,打个啵儿偷个香就撤。

结果好巧不巧,眨宝正好翻身也动了一下嘴。

姜狗狗含着眨宝的嘴唇,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办。



14

那首先肯定是爽啊。小丹愣了一秒钟不到就加深了这个吻。

那手顺便就不由自主的从腰侧摸了上去。

不是,唉,那个,啥情况??

………咋还睡呢………醒醒…………

回应啊!!!!!!!!

太挫败了。202第一牛郎都这样了居然!还!睡!!

姜大牛郎气急败坏看着依旧张着嘴流口水的眨宝,气急败坏,气急败坏……

抬手帮忙合上下巴堵住了哈喇子往下淌。

瞅着瞅着就笑了起来。觉得一直这样看着也挺有趣。

朴志训睁眼就是笑的看不见眼睛的国民center。大叔音放出:“干嘛呢?”

姜丹尼尔手一直在他腰上没有拿出来。

其实挺舒服的。手的温度贴合在后腰,很暖。

“咱们这就办事儿吧。”

【丹昏】那天我没有吃冰棍 06 (现实向🔞)

11

姜丹尼尔等到了朴志训先生。

朴志训左手炸鸡右手冰棍:“谁拦着我吃炸鸡我跟谁拼了。”扭头用年兽般的笑容威慑姜蛋妞儿。

“哥吃炸鸡吗?”奶罐笑嘻嘻的。

我想吃冰棍。吸溜吸溜吸溜~~~~

蛋妞儿眼瞅着奶罐搂着朴zi训进屋了。

这股邪火今晚不点燃了怕是要欲火焚身。鹅建慢条斯理努力让自己色气满满的饮酒,就坐在击昏房间门口。

没见过谁家门口石狮子睡倒在地说梦话的。

只不过刚开始拉普房间门就开了,训训把奶罐哄走就赶紧连拉带拽把大牛拖进屋。

他可是怕梦话大师姜大牛再说出什么来,臊得慌真的。

没等这口气歇过来,砰的一下被冒着酒气的萨摩耶扑倒了。

“宝贝儿别废话了,谈情说爱咱们一会儿一边干活一边说好吗?”

朴志训看他喝了酒,垮着脸抱着手问:“您这是酒后乱性?抱歉清醒了再找我。”

萨摩耶左右歪歪头,盯着豆豆眼:“你这话我被你强吻那天可没想出来。”

12

姜萨摩耶进击为姜大牛郎,手摸着眨宝的手就柔情攻势:“睡不睡嘛~~~”

很柔情了。然后姜狗狗拍拍脑门“哎呀润滑剂忘带过来了。”

眨宝沉默着从柜子里掏出来第二瓶。

姜丹尼尔先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少说话,多做事。”心想自己作为实干派还是不要拖延了,再拖延指不定又要什么时候,过两天又要跑国外,忙都忙死了。

姜大牛,
从善如流,
一手拉着眨宝的手,
一手已经伸进上衣里头。
哇好肉肉。

正要吧唧吧唧粉嫩的眨宝,

虎雀闯进来“炸鸡还有吗?噫你俩作甚呢????”

姜狗狗咬碎银牙微笑:“我帮你亲故揉揉腰,咱们志训腰疼,是不是?”

志训红着脸嗯了一声。

雀实高兴:“哥我也腰疼你给我揉揉吧!”

志训咱们好好的咱拳头别这么紧……

【丹昏】那天我没有吃冰棍 05 (现实向🔞)

09

姜丹尼尔在邕圣祐房间,邕Tony吹了头出门理发去了。神经病理发还吹什么头。

“呀!你个咧嘴桃子你懂个屁!”

姜丹尼尔待了很久,他觉得都半个世纪了,他胡子都长出来了。起身看表也就十分钟。十分钟足够咱们训哥回屋了吧?姜狗狗蹑手蹑脚。

蹑手蹑脚回自己屋。

我要的就是情趣你们这些人不懂!

人走茶凉,人去楼空。

啊不是,训哥他润滑剂拿走了。

说明书留下了。

啧啧啧看来也是刚买的,这啥啥玩意儿都不懂呢还想睡我,呸。

啥啥玩意儿都不懂的蛋妮儿坐下来研究说明书了。

“哦………嗯????哦哦哦…………这样………哦哦哦!!!!哇哦!”

以上就是妮儿做的笔记。很好,用王多鱼的话:“这是把自己说过的话都记下来了啊。”


10

“强强相对,王不见王!”
“我这辈子还能等到神仙cp发糖吗?”
“同框即是糖!对视入洞房!”

姜丹尼尔和朴志训哪怕肩并肩坐着,腿都远远地撇开。

“他俩一定是害羞!哎呀这糖我吃了!”
“跟你们说这真的在一起了就各种避嫌你们知道吗!咱们搞到真的了!”

姜丹尼尔烦的啊。

我这个正主都没搞到你们是咋搞到的?哎你别走你教教我???

姜丹尼尔转念一想。

晚上就站在眨宝门前,请他开开眼,看他多可怜。

今天的你我怎样重复昨天的故事,

他这张说明书还能否打开他朴大训的润滑剂盖子?

“敲啥啊志训跟冠霖吃冰棍去了!”

哦。

大牛不知道,大牛想睡觉。

大牛:“别胡说你才想睡觉。

我想睡志训。”

大牛脑子里响起一首西班牙情歌。

《那天我没有吃冰棍》。

“啦几个几个……你走了。

啦嘀哩嘀哩……我想你了。

啦几个几个……你怎么走了。

啦几个几个……我们怎么回事??

啦几个几个……你吃了根冰棍你就走了。

啦啦啦那天!

我就记得你吃了一根冰棍!啊!♬”


【丹昏】那天我没有吃冰棍 04(现实向🔞)

07

姜大牛感觉朴志训像他的猫发神经了一样,突然看着你就扑上来,然后呆一会儿猛的跑远。

正常人干不出这事儿。更何况是脱他宽肩大姜的裤子。他理想型是年上姐姐,这可倒好,碰到一年下弟弟。

彻底乱套了。

姜丹尼尔嘀嘀咕咕就睡着了,嘴里还咕哝着有的没的。

但是咱们保姆车上睡着了就别嘀咕了成吗……

“志训!志训呐…别亲了……”

平地一声雷。保姆车里啥动静都消停了,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僵硬了起来。

智圣捂着嘴:“什,什么啊?”

大辉张大嘴十分堂皇猛拍智圣肩膀。

五金柚子憋笑拿出手机录音。

小狼灵魂回窍:“旼炫哥,尼尔哥不让志训哥亲啥啊?”

大黄眼神闪烁耳朵通红。

云哥哥和塌塌被小狼这句逗笑,活像两个惨叫鸡放开水壶里了。

看见“伪罪魁祸首”姜丹尼尔被笑声吵醒,大家忙不迭围着问他做了什么春梦,奶罐神色自若贴近把脸埋在衣服里薅头发的“真罪魁祸首”他哥耳边:“哥你背着我做了什么。”

经纪人:“你们俩关系这么好能不能在镜头前营业一下??”

08

姜丹尼尔,釜山男子汉。不喜欢这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男人就是果断直爽。

见面谈!立刻谈!

然后发信息“眨宝啊你来哥房间一趟呗。”(你倒是自己过去啊?)

朴志训三秒钟之内敲了门。原来他也想谈谈。打开门的姜丹尼尔尴尬的开始了开场白:“哟你看咱们兄弟俩真是心有灵犀一点……”“行了不客套了。”肉麻的受不了。

“我那天是怂了,没认错,就是你。你那太平洋宽肩我要是认错了都对不起我跟你做的近视手术。”

“那还啰嗦什么呢,来吧宝贝儿?”成年人了不要哩哩啦啦你爱我我到底爱不爱你的。大老爷们说做就做!

我们的咕咕嘎嘎宝要做top。

本来朴志训掏出tt和润滑的时候姜丹尼尔乐成流氓兔搓手期待:“你看你!哟呵!送上门还自带餐具真是太贴——嗯弟弟你怎么给自己戴上了?”

大训玩真的呢。“我,top。”大腿力量不可小觑。

最后换成姜大牛系着腰带开门跑了。

同样的人,
同样的仓皇,
同样的懵逼。

同样的对白。
“哎!!这是你屋你跑啥!”

【丹昏】那天我没有吃冰棍 03 (现实向🔞)

05

“干嘛呢干嘛呢这是干嘛呢啊啊啊!!!!!”大狗狗拼命提着裤子,大训喘着粗气吭哧吭哧往下拽,两个人撕扒了好一会儿,半首大狗狗的rap都突突完了,大训终于停下来。

大口喘气,累坏了。

姜丹尼尔惊魂未定,要哭不哭的问他亲爱的队友,镜头前乖巧可爱的朴志训:“你这样让哥好有负担——”

以姜丹尼尔的嘴碎程度绝对不可能就这一句话,那么就是话没有说完的时候。

朴志训不容置疑的跨坐在他身上掰着他下巴吻了上去。

这一系列动作毫不拖泥带水,干净利落,咻咻咻的。

好香,好软。

大狗狗觉得软糖都不如眨宝口感好。

当朴志训舌头伸进来之后,他什么想法都顾不上想了。


06

两个人都不是未成年了,刚出道上节目就坦诚恋爱经验。朴志训他不知道,姜丹尼尔自己可是什么都经历过的。

你瞅瞅他的编舞就知道了。

姜丹尼尔在自己房间怅然若失,啊不是,咬着衣服哼唧。

多tm玄幻,姜丹尼尔,A中之A,刚刚好悬被收藏宝上了,这谁信?

朴志训估计也没想到。因为他手探向狗狗的那里时,显然对狗狗硬邦邦的兄弟非常意外。直接起身站起来盯着刚刚自己吻的人。

躺在床上衣冠不整嘴唇红肿还因为彼此唾液亮晶晶的姜大牛:“嗯???????”

朴志训丢下一句“认错了”夺门而逃。

姜大牛仓皇穿好裤子追到门口。

“哎!哎哎!!嘿!”朴志训直接加速。

“这是你房间你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