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楼

驱车登古原

【丹罐】春风沉醉的夜晚 下 (完结)

之后会有个番外。

勿上升真人。





11

两个人挨得紧紧的往家走。姜丹尼尔揽着手臂里有点疲惫的宝宝:“吃饱了吗?真是的,咽下去干嘛啊。”

赖冠霖眼皮都困得往下掉:“还说呢……都迷糊了……你干嘛还又……又给我口出来一次啊……”

“明天周三,知道你上午没课。睡到自然醒再走吧。”
回家两个人洗了澡就睡了。

赖冠霖醒来已经11点,大二课多也终于到了快结课的时候,夏天也真的到了。

他起床去洗手间放水,又回到卧室躺着,准备再躺一会儿就吃姜丹尼尔早上给他备的饭,下午快上课再走。心满意足伸个懒腰,手不小心碰掉了床头柜的东西。叹了口气不情愿的起身捡起来。

结果一不小心把东西推得滚到床底了。

好吧。起身拿手机的手电筒照着床底。姜丹尼尔把他宠得越来越懒。以往拿什么东西都是姜丹尼尔“霖霖躺着,我来找~”

看到好像有什么册子,小本本那种东西。

结婚证。

赖冠霖看着证件照上的姜丹尼尔粉色头发,比现在胖一点儿,红色背景下,笑的看不见眼睛。旁边写着大名:姜义建。







12

他的,妻子,很美丽的一个女人。

赖冠霖仔细端详这个红彤彤的本子。

姜义建的生日。

他合法妻子的生日。

他们领证的日子。

一串串数字烫得赖冠霖眼睛红通通。




赖冠霖手机响了。室友说要借笔记抄一下。

赖冠霖拍下结婚证,把本子扔回床下。

看了一眼餐桌上的饭菜,姜丹尼尔还留了纸条。

“霖霖宝宝快吃饭。

       你帅气又大力的老公。”


纸条被揉个稀巴烂。









13

赖冠霖下午上课的时候删了结婚证的照片,觉得自己这样很没意思。

输入框里反反复复“我们断了吧。”“分手吧。”“别见面了。”

最后也没狠心发出去。


姜丹尼尔发现这两天霖霖都没怎么回应他的笑话。不冷不热的,总是隔了很久才回复。周五下班就打电话叫赖冠霖出来吃寿司。

公共场合也好,起码能顾着脸面。赖冠霖应约。

一顿饭吃的特别累。赖冠霖几次三番想开口,却觉得特别难。他贪恋他对面这个无微不至的恋人,照顾自己面面俱到。重要的是,自己还为他心动。

赖冠霖挪开视线,看到窗外马路上,牵着小孩子的母亲。

他一下子撑不住了。

他算什么?????

他对得起谁?







14

“你毁了我对于未来,对于家庭的幻想。”突然开口。

姜丹尼尔垂下眼睛:“霖霖,你还在上大学,未来无限可能,如果你想断,那我不耽误你。只是如果你爱我,我们为什么不能组建一个家庭?我们可以试管,可以领养……”装傻。你以为我说的是同性这个关系?

“你周末跟我上床的时候,你怎么跟你老婆交代的?”

姜丹尼尔愣了:“我单身啊。”

“三年前你和大你八岁的xxx女士领了证,难不成是假的?”

赖冠霖死死盯着他:“还挑了她的生日那天领证。三月。”

“你老婆名字很好听。连翘。连翘。好啊。真好。你在连翘花前面跟我搭讪,你怎么想的?”

姜丹尼尔呼吸急促。面色苍白。眼睛有点失焦,很快便回过神抓赖冠霖的手,被甩开:“霖霖,霖霖,我跟她已经没什么了,我不爱她我只爱你啊!”

姜丹尼尔不确定赖冠霖知道了多少。
赖冠霖现在不知道姜丹尼尔还隐瞒了多少。

他被这种撇清关系的话戳破心里的铠甲。原来在一起再爱,以后说变心也会变心。那么姜丹尼尔又能爱自己多久?








15

赖冠霖可以安慰自己,人生苦短,喜欢就说,想干就脱。

不爱了就走人,拿的起放的下。爽过多久是多久。

可是他看到小孩子,看到依偎在丈夫身边的妻子,就会被愧疚和羞耻心吞噬。他破坏了另一个女人的幸福。

那天赖冠霖甩了姜丹尼尔一个巴掌扔下一句“我有我的道德底线”就走了,所幸两个人吃饭在隔间,没人看到。

姜丹尼尔的联系方式他全部拉黑。姜丹尼尔用陌生号码给他打电话,他不堪其扰:“我要期末考试了,考完试再说。”

考完最后一科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姜丹尼尔,不想见他,姜丹尼尔在考完试几个小时之后给他打电话,说在家等他,有话要说。

“我就在家等你,等到你来。”

电话打过来的时候赖冠霖已经拎着行李箱去机场了,他发小叫他放假了去外省玩几天。

“想等那你等吧。”不要见他。只怕自己又溃不成军。








玩了半个多月,期间总有顺丰快递的打电话过来说有个件儿务必本人亲自当面签收。赖冠霖一问是姜丹尼尔邮的:“麻烦您退回去,说我不在家。运费我马上给您汇过去,辛苦了。”








后记

开学回来赖冠霖也没好到哪里去。浑浑噩噩,大三课少了很多,十一之后多的几个实践课也开始授课了。

“同学们大家好,我是这学期刚调回来的,你们的xxx老师,我叫连翘。”台上的女人漂亮有气质,洁白如玉的无名指套着戒指。

下了课往寝室走,几个女生在前面八卦。“哎那个连老师,老公是咱们院的副院长!”

“你咋知道的?”

“就是就是,这都能看出来?”

“哎哟我十一之前,就运动会那几天,去学生处送文件,看见她上副院长车了!还对副院长说‘咱儿子周岁生日去你妈还是我妈那儿过啊’”

“啊我也想跟自己老公一个单位……”

“啧啧话说身材恢复的真好哎~”


赖冠霖跑回寝室翻出钥匙就往姜丹尼尔家冲。到了门口,手抖的开不开门。

真的开不开了。手慢慢不抖了。心在抖。

锁都换了。






看他站了半天,一个送外卖的小哥让他借过。等外卖小哥下楼看他红着眼睛还没走,好心说了一句。

“这家半个月前新搬过来一对夫妻。现在估计没下班呢,我这几天给他家送多少回外卖了,千真万确!”

赖冠霖坐在楼下花坛边上望着亮着灯的老地方,秋风吹过。


春天真的远走了。

【丹罐】春风沉醉的夜晚 中

勿上升真人
勿殴打作者
这章🔞多。

我以为的清清楚楚原来可能是不清不楚。



06

姜丹尼尔看小孩红了的眼眶,心疼的一个劲儿亲。腰倒是继续发力,画风迥异。爽到皮肤不自觉发烫,心头的火灭了一回才烧光身体里的狂热。

赖冠霖转过身趴着,脸藏进床单,一言不发。第一次于他而言并不完全痛快,痛,且过程完全不快。牲口一样做了那么久。他整个人还没从辛劳中恢复,趴了一会儿干脆睡着了。

姜丹尼尔也不闹他,一下下亲吻小孩儿的脊背。

赖冠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能被这么叫醒。

姜丹尼尔像个脾气极佳的萨摩,热气腾腾的身体贴着他,呼吸一下下熏着他的耳朵。

他不是这么被叫醒的。

姜丹尼尔牵着他的手,把自己又急不可耐的那话儿塞小孩儿手里了。

也是绝了哦,赖冠霖一碰到那个有点发烫的东西,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

萨摩嘎嘎笑了。握着他的手示意帮自己打飞机。他的手空下来去撩拨还没清醒的小孩儿的兄弟。

就这样莫名其妙又来了一发。姜丹尼尔蹭着赖冠霖的时候停下来拿套,被阻止“我不喜欢那个橡胶味。”

“那我下次换个牌子。”

“别戴了。”又不会有孩子。







07

很快食髓知味,欲罢不能。周末就这样过去。礼拜一早晨院系升旗仪式,赖冠霖黑眼圈重的更可怕了。他身上贴身穿着丹尼尔的高领毛衣遮脖子上的痕迹,笼罩着被占有的气息。

大一学校看得紧,早操晚自习查寝一个不少。两个人也就周末打打炮,姜丹尼尔给他配了钥匙,但是赖冠霖都是听他说自己到了家才去敲门。

大二课程多,少了早晚的事也没有轻松多少,周末还加了课,两个人见面干柴烈火,偶尔出去玩一次,两个人看看对方,裤子就顶起来帐篷。微信聊天记录更不堪入目,基本上都是姜丹尼尔业余时间挑逗他的小屁孩。

有天晚上校区停电,晚课停上。赖冠霖下午就问他几点回家,自己想去。姜丹尼尔直接来学校找他。

学校绿化不错,树林一大片一大片的,绕着实验楼显得更吓人了,姜丹尼尔趁路灯亮着跟停电一个样,把赖冠霖手拉进自己衣服兜里揣着。小破孩儿一句话不说,身子倒是贴的近。

本来只是想溜达半小时就回家“干活儿”。

姜丹尼尔路过一个要重新装修而堆满装修材料暂停使用的某系实验楼,看到门口贴的封条,就拽着糊里糊涂的大高个儿跳窗进去了。






08

两个人晃晃悠悠披着月光在空无一人的走廊散步,适应了室内光线后发现门口堆得乱,屋里还是挺整洁的。“这个系一定是洁癖多嘿嘿。”赖冠霖听他胡扯,也跟着轻笑。两个人想看看能不能上楼顶,就循着楼梯上去了。

这个楼设计很有意思。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好几处封死,两个人沉默着打算撤了。却听到也有人走进来。

“老师,想死你了。”一个糯糯的男声。
随后是女人的娇笑。
打开了一扇门,随后关上。

赖冠霖小声说走吧。姜丹尼尔却轻轻凑过去。

一对儿师生在实验台肉贴着肉,嘴贴着嘴。

姜丹尼尔笑着摇头就拉赖冠霖离开,担心翻窗户声音太大吵到人家正事儿,俩人准备换个窗户跳。结果姜丹尼尔无意中看到一个没有封死的楼梯口。

那边赖冠霖用手机照着窗台看有没有灰尘,不想弄脏他的白鞋,嘴里还说了句“实验台也不知道擦没擦就躺,他俩也真放心。”

姜丹尼尔还在打量那个楼梯间:“那你知道这楼里面哪儿干净吗。”

“会议室肯定干净。”





09

姜丹尼尔拦腰抱下完跳窗的赖冠霖,拉着他上楼。

“会议室在哪儿?”

“我猜三四楼左右吧。这楼才四层。我们学校的风格来看,一二层不太可能。”

四楼会议室的沙发确实不错。姜丹尼尔怕他的霖霖嫌脏,脱了自己的外套垫在沙发上。

“宝贝儿,咱们可得防着有没有人也偷看咱们了。”

说罢感觉下面的人又收紧了一些。

身下的人上衣被撩到胸口,裤子褪到脚踝,月光拭过,白到虚幻。

偷摸着就是刺激。很快两个人通通要交代了。姜丹尼尔抽出来迸发向地面,只可怜小孩儿肚子上星星点点。连纸巾也没有,姜丹尼尔也是迷蒙中,小孩哼唧:“吃也得吃干净,我身上不舒服。”他就真伸出舌头舔干净。

舔着舔着就往下走,直到含住休兵的小小赖。

小孩儿也是想闹他,扭着身子笑出气声,还要提着裤子走人。





10

姜丹尼尔直接抱着他走两步把他放在办公桌上坐着,干脆脱掉了赖冠霖鞋子裤子。

敞开了干。

姜丹尼尔坐办公椅上,让赖冠霖背对他含好坐稳,更羞人的是,还抬起小孩儿双腿搭在两边扶手上。转了半圈椅子,两个人对着月光,赖冠霖被迫门户大开。

想幼童被把尿一样顶着,赖冠霖在姜丹尼尔一声声“霖霖”中,嘴里只剩下“嗬嗬”的抽气声射向了空中。

姜丹尼尔放慢了节奏,双手伸进上衣里捏樱桃儿玩。玩了一会儿担心赖冠霖着凉,留着相连的姿势慢腾腾的帮他套裤子。

等赖冠霖双脚伸进鞋里,猝不及防被姜丹尼尔站起来推在办公桌上hou ru。裤子松垮垮掉在腿间,脐下命门又被姜丹尼尔玩着。

“霖霖我要she 了。”喘息越来越急。姜丹尼尔闭上眼睛仰着头。

被身下小孩推开。

赖冠霖一手把他按在椅子上,一手提起裤子,也不管拉链,反正鼓鼓囊囊的也拉不上,自己跪下来吞吐姜丹尼尔。

箭在弦上。发。







【丹罐】春风沉醉的夜晚 上(8.28完结,移步哦)

勿上升真人
勿殴打作者

怪就怪那春风

春风吹来的滋长的欲望




01

大一下学期的春天,连翘一枝独秀打开了春天的序章。赖冠霖下了课慢悠悠的走,看冬天还没撤退完的学校已经蔓延满目的鹅黄。抬头看这片连翘到底有多高,两米五?三米五?

不小心撞到了人,赖冠霖还没站稳便低下视线道歉:“对不起我没看路,抱歉抱歉。”

对面一个下巴尖尖穿着黑色卫衣的大男生笑眯眯的同样低音炮:“没关系啊。同学你在看什么?”

平时来说赖冠霖不喜不悲的样子挺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好比天山雪莲。结果厚着脸皮斗胆接近,才发现是邻家大男孩,不过是天生话少又慢热罢了。

今天这出意外倒是省了前面的步骤,两个人聊了两句颇为投机,留了联系方式,说改天一起打球。

那天周五没有晚自习,赖冠霖从下午第一节课等到最后一节课,为了运动方便也没有穿太厚,这时候北半球天黑的还挺早,更失去了阳光的庇护。

赖冠霖不想发信息问他来不来。自己坐在篮球上晃着腿发呆。

有人跑过来。“冠霖,对不起对不起,突然开会。”赖冠霖心想学生会怎么周五还压榨学生,一回头看见一个宽肩窄腰长腿的西装帅哥走过来。

哦对,这个姜丹尼尔也没说自己是学生啊。



02

原来那天是姜丹尼尔无聊来居民楼附近的大学闲逛。他就住附近,远远望着校园里一大片连翘开的漫山遍野的,过来近距离观赏一番。

“我请你吃饭吧。想吃什么?”“肉。”两个人莫名笑了起来。

吃到一半姜丹尼尔遇到了同事也来吃饭,闲聊了几句,同事好奇往赖冠霖这边伸头看了一眼,被生人勿近的眼神逼回去了。

“我有什么好看的?”姜丹尼尔落座听见小男生小声自言自语,乐不可支:“冠霖你这么帅,学校女生肯定会议论啊。”

“议论又如何。自己在那儿猜测歪曲我的性格和生活,那么好奇也不过来直接问我。我又不会撒谎,也没有什么可撒谎的。”

“你自己也不说啊。”姜丹尼尔呵呵笑着喝了杯烧酒。

“也没人问啊,我自己也想不起来说。”赖冠霖喝了杯葡萄汁。

“问你你就老老实实回答吗?”姜丹尼尔泪痣好像会发光。

“问我我就说。”

“有过女朋友吗。”“没有。”


03

“男朋友?”“没有。”
“想试试哪个?”姜丹尼尔盯着酒杯问出这句话,神情讳莫如深。

赖冠霖心头一把刀。偏过头盯着他:“你?”

对方干脆爽快:“可以!”

结账出门。赖冠霖手机发送一条去哥们儿家玩儿不回寝的消息,跟着姜丹尼尔回到了他家。

进屋赖冠霖问:“哪里可以看到连翘?”姜丹尼尔一直没有开灯,带他进了卧室。拉开窗帘指给他看。夜太黑,看不真切。

也是姜丹尼尔落在耳际的吻太勾魂夺魄。赖冠霖睁大眼睛在黑暗里寻找连翘,羞于回应。

直到姜丹尼尔的手隔着裤子握住他挺翘的屁股,他晃了一下身子转过身正面对着姜丹尼尔,姜丹尼尔一条腿卡在他两腿之间,抬起膝盖前后摩擦他那里,手指掂起他下巴吻了上去。

蒙着月光,两个人脸上看不出红潮,只有莹白的剪影,

赖冠霖坐在床边面对月光,漂亮帅气的脸有了情愫而分外动人。他腿间跪着吞吐的姜丹尼尔,赖冠霖只稍稍看一眼便不可自拔。



04

那晚并没有做到最后。姜丹尼尔抱着他抱了半天最后翻身躺到另一边闷闷地说还是不要了,很痛。

赖冠霖闷声做大事,照葫芦画瓢,磕磕绊绊也用嘴帮他释放了。暖气开的很足,他们流了很多汗,也依然相拥而眠。

第二天醒来,赖冠霖看到卧室里……好多软糖。“幼稚鬼。”

“你说什么?”两个人闹成一团,笑点低的两个人棋逢对手。姜丹尼尔准备点外卖,手机被细长洁白的手拿走:“好不容易可以不用吃食堂,结果还是要外卖啊。厨房可以做饭吗?我会做。”

姜丹尼尔抱着漫画躺在沙发上看个没完,等他反应过来闻到香味一下子跳起来几步迈到厨房。

很简单的家常菜。最能熨帖心和胃。姜丹尼尔傻呵呵的笑着说“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我抓住了吗?”

姜丹尼尔十分正经:“我觉得抓住了。”

这顿饭吃的心猿意马。姜丹尼尔狼吞虎咽匆匆吃完就让赖冠霖在家等着自己马上回来。

不出半小时,赖冠霖洗完碗坐那儿看电视,姜丹尼尔就噔噔噔回来了。

一进门就拉上所有窗帘,也不开灯。




05

赖冠霖看他神神秘秘跑前跑后,还闻了闻自己身上。搞得赖冠霖也闻了闻自己,早上起床洗了个澡,香喷喷啊。

他好奇瞥了一眼姜丹尼尔拎回家的袋子。

………赶紧正襟危坐。都是各种tt,还有两瓶不知道什么。

姜丹尼尔坐到他旁边,拍拍自己大腿。赖冠霖一时没反应过来。“坐这儿。”都是大老爷们,干嘛呢……还是坐上去了。

两个人死盯电视,谁的心都不在那里。

姜丹尼尔的手在摸弟弟的小弟弟。他也引导弟弟摸自己的弟弟。姜丹尼尔问他“草莓还是橙子?”听到是草莓就开了粉色瓶子倒在手里。

小弟弟围绕着黏糊糊的声音。

男生对于衣服好像确实是处理的很快。三下五除二这样。

赖冠霖是一个非常能忍的男生。姜丹尼尔看不过,让他含着自己的手指,他要忙着开拓。

等他堪堪放进去自己的一截,抬头看含着自己手指的弟弟,心里暗骂一句。

c a o

还是乖乖忍着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