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楼

驱车登古原

【碗你】和忘拿碗结婚忘拿户口本的你

大喜之日难免会忙中出错,比如高考忘带准考证,真不一定就是粗心大意,是过度紧张。所以别骂女主。

请直接打她。
你忘拿了我们可带着呢!
咱们来!不就是领证么。







【姜丹尼尔×你】

“丹尼尔……”你不安的站起来。

丹尼尔去给你买了杯爱喝的奶茶,怕排队的人太多你嚷嚷着饿,先用奶茶填饱你。

……还凑近你耳边说回家好好填饱你。你羞得推了他一把,他哈哈笑着抱住你:“小不点儿脸红了?”

————听到你又怕又急的说忘带户口本,他举着奶茶站在那里有点可怜。

“姐姐是不是没放在心上啊。”你赶紧摇头,拉着他要回家取。

“我知道,那姐姐先补偿我吧。”先拉你去了民政局附近的酒店。

你:???这也是我被日的理由?







【李大辉×你】

“啊!大辉啊,我,我忘了带户口本……”你楞在原地对他说。

李大辉本来一路上叽叽喳喳跟你讨论了一路要怎么拍证件照,一直问你他今天穿的好不好看,又一直夸你白衬衫也漂亮。

听到这个事实脸上挂不住的失落和遗憾。但是转瞬便安慰你:“呀好事多磨,我们改天再来嘛。”拉着你就往出走,还强打精神说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呢。

你知道他为了今天选了好久的日子,还紧张的没有睡好,结果因为你自己的粗心害得他空欢喜一场。

“快快快我们赶着下午来!”你拉着他狂奔向停车场。

开车的时候你坚定的对他说:“我等不及嫁给你了。”

他带着鼻音笑着:“谢谢你。”







【邕圣祐×你】

一大早邕圣祐就一直耍宝逗你。你眼线都笑的画不好。

一路上听《celebration》兴奋的要死。

进了民政局就严肃的……毫无活力。紧张的跑进了洗手间。

一出来就看到你哭丧着脸说你的户口本忘带了。

…………你的准老公靠在墙上精神涣散了五秒钟恢复了神采,搂着你到处走:“哈哈哈咱俩干脆去看看流程吧?来都来了熟悉一下嘛,”走到排队的人那里继续宽慰你:“咱俩下次结婚过来不就熟悉了嘛!”

这嘹亮的军嗓。

大家都同情地看着你。







【朴佑镇×你】

一路上朴佑镇那个机关枪一样的嘴就像被人偷走了子弹。肥肠安静,开着车还一直深呼吸。

一只雀安静如鸡。(朴佑镇:公鸡安静吗?打鸣那么吵。母鸡安静吗?下了蛋就咕咕叫。你:还押韵了,不愧是rapper。)

下了车牵着你的手就叽哩哇啦瞎扯淡,然而一直出汗的手暴露了一切。

你:“轻点儿抓我手,疼。”

朴佑镇头也不回继续走:“你怎么哪儿都疼,昨晚上开始也疼结束也疼。”你送了好几把眼刀不想说话。

————等他呼哧呼哧跑了一圈摸清了流程过来找你,听你说户口本忘拿了……他站在你面前疯狂输送眼刀。

左右巡视,然后拉着你往人群里走:“那我去借一个户口本。”

那你很棒棒哦怕五金。







【赖冠霖×你】

早上起床一个大个头就钻你怀里蹭来蹭去,扬起脸抿着嘴对你笑,一路上都在和你说你俩以前的事儿,记得特别清楚。

在民政局听你说忘带了户口本,整个人散发凛冽的气息。

“离婚不在这层,你俩走错了。”气氛凝重到让工作人员好心提醒。

他低头吸了一口气,说走吧。站起来向你伸手。

“你总是这样,丢三落四的。”你低着头拽他的衬衫扣子,小声道歉。

“你也不怕把我丢了。”你直接抱住了他,小声说你爱他。

“宝宝,咱们回家吧,我补补觉。昨天一夜紧张的没怎么睡。”你点头说好。

一路上牵着你,晃荡着大长腿。他看到一对新人穿着婚纱礼服来领证,低头看着你:

“我真的想快点成为你合法的所有物。那你就不会丢了我。”







【黄旼炫×你】

一大早被早餐的香味叫醒,自从在一起之后他学会了更多。

你的衬衫他熨好了给你拿过来,你只需要站在那里看他给你系扣子。

到了民政局你发现自己两手空空,户口本没有带。

本来耳朵通红的黄旼炫这下子从害羞变成堂皇。

然后你看着他打开文件袋再次查看,抬头顺了顺你的短发:“笨蛋啊。我都准备好了。”

“我们合法之后,你能搬到我的卧室吗?”你说完这句发现狐狸耳朵又红了。

“喂你说句话啊,别发短信!手机给我装回去!”








【裴珍映×你】

“姐姐这边。”

“姐姐上车。”

“姐姐今天很漂亮。”

你今天轮休,难得工作日被调到休息,结果一大早就被年下男朋友裴珍映叫下楼。结果上了车一路上就听他说了三句话。你猜测是他一个多月就拿下驾驶证十分开心,叫你一起兜风。

一直兜到民政局大厅你都没反过劲儿。

“结婚。”嗯???????

“姐姐那天晚上答应我了。”“姐姐那天有点喝醉了。”

“我没喝醉就行啊,那句话确实说了,我没喝酒,我能保证你绝对说了。来咱们结婚。”骨骼分明的小脸透着坚定。

“不是不是,我没带户口本啊!没有户口本怎么结婚?”

“啊……那既然有名无实现在做不到,我们就有实无名吧。”

第二天你为了盖住遍布的痕迹穿的一丝不漏被他扶着颤颤巍巍进了民政局。

新郎对疑似帕金森的新娘不离不弃的事迹感动了那天在场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