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楼

驱车登古原

【碗你】他公司聚餐之前刚好跟你拌了一嘴

别问我女主你为何这么熊心豹子胆。

我忙着陷入这莫名的嫉妒(其实很多情景搁我我也可能急眼)中顾不上回答。

出场顺序:大牛,柚子,饺子,雀,可乐,狼

勿上升真人
勿殴打作者

殴打女主去。

——————鸽——————



【姜丹尼尔×你】

“到底要我怎么样?”他双手按着你的肩膀,让你正视他。

你扭过头不想说话。他这么一问,你又陷入了怀疑自己是否不值得爱的糟糕心情。

……你抬起脚,





给他看你踩到的猫粑粑。

你也不是讨厌宠物,你纯粹就是不喜欢处理不好生活的感觉。

“扔下放洗手间,公司叫我们开个会顺便聚餐,我回家就洗,小不点儿去跟闺蜜逛个街吃个饭,好吗?”小心郑重的把存入刚结算酬劳的卡放在你手心,还非常情 se地用指尖蹭你的手指。


哼!



你自己去看了电影《快把我哥带走》,想跟女主来一个战友的拥抱。回到家洗完脏兮兮的袜子,照着宠物店店员的办法又继续教鸭子怎么用猫厕所。鸭子乖的不得了,你越看越喜欢。

丹尼尔浑身酒气靠着门,看你跪在沙发上背对着门撅着屁股逗鸭子。

“鸭子找鲁尼皮特去吧,我要办个事儿。”

沙发是个好地方。

你这也是个好姿势。
















【金在奂×你】

“你们男生怎么总是这样自以为是!我说了不就是不,我不喜欢这种玩笑!”

金在奂一直介意白天偶遇你前任,偏偏前任这个死人背着吉他招摇过市,回家之后就一直笃定你不过是喜欢他会弹吉他这个相同点。

“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会弹吉他!”

金在奂像个大爷(二声)一样靠在沙发上:“哦,想到他还心痛吗?”

你深吸一口气,把他拽起来“你们公司不是要聚餐吗?快去!”

“转移话题吗?”

你盯着他:“我就在这儿,哪儿也不去,等你回来。”他鼓着脸颊肉低着头走了。




你想了半天等他回来怎么解释。

只等到了一个抱着你不撒手道歉的饺子。

饺子黏锅了哎。













【邕圣祐×你】

“唉,那个啊,你就穿这个出门?”今天邕圣祐公司聚餐,你也约了小姐妹逛街吃饭看电影,你还颇为大方的拍他屁股“好好开会好好吃饭好好喝酒!吃好喝好!不需要提前离场,玩个痛快!!”

邕圣祐看你也颇为大方的穿得十分大方,十分闹心。

“夏天唉!我穿长袖热死啊?”

“电影院很冷!商场也冷!你多穿点儿嘛。”上手就按着你的领口,又忙着往下拽你的热裤。

“哎哎哎你干嘛?”扭打了一会儿变成了吵架,小姐妹在群里要发你表情包,你急得跑出门,留下“哎呀。。。妈呀。。。这是。。。干嘛呀。。。”哀鸣的邕圣祐。


等你满载而归的时候他还没回来,你洗完澡换好睡衣正好他进屋。

醉的只会傻兮兮坐地上对你笑。你走到他面前弯下腰看他。

他吞了一下口水,手慢慢探向你胸口。




你:??啊还有点期待。

他皱着眉小心翼翼捏着你的领口,嘴里念念有词:“哎哟可不能走光了……”

你一把拽下你的衣服,他张大嘴愣了。
















【朴佑镇×你】

“佑镇~你看到我放在餐桌上的便当了吗?”你冲完澡擦着头发问穿衣服要出门的朴佑镇。

朴佑镇一边穿裤子一边很快回道“没听见不知道没看着。”

你走近他。

“你嘴上的酱汁还没擦干净呢大哥!”

“哎呀我饿了。”

“你一会儿聚餐你偷吃我明天上班的便当干嘛!!!!”

“哎呀你这么早就做好明天便当干嘛啊~”

“我一会儿要去咖啡馆写稿子啊!”

“在家写呗?”

你不想解释你喜欢泡咖啡馆写稿子的氛围也懒得说最近吃腻了公司附近的食物,进洗手间吹头发去了。

怕你听不见,他出门之前扯开嗓门告诉你:“我!!!聚餐回来!!!!给你带吃的!!!!!!!”

带个屁啊带。


晚上朴佑镇回来的不算晚,去厨房晃悠一趟,匆忙洗漱就跳床上用他的办法给你泄火了。

第二天你看着冰箱里的寿桃,对就是那种大蛋糕顶层的那种大桃子,疑惑聚餐主题到底是什么。















【赖冠霖×你】


他坐在床边懒懒散散的扣裤子的扣子,看着还没有完全清醒的你傻fufu的笑。

“宝宝?要不还是我帮你洗?”

你哼唧一声把被子往上拽蒙住脑袋,感觉到他揉你露出的脚踝。看你没反应,就挠你脚心,“宝宝,再不起来床单又要湿透了”。你感觉到一股暖流,赶紧迅速裹着他的大衬衫爬出被窝,拖鞋都顾不上穿。


赖冠霖循着洗手间的水声过去,隔着门跟你说要给你递拖鞋:“刚洗完澡就光脚,该着凉了。”

“那你干嘛不戴!”

“戴什么?你说啊?”别以为你听不出他的笑意。

困倦的时候还得清洗这个,想想都麻烦。这个弟弟追了你好几个月,今天早上直接拎着食材堵到你家门口求蹭午饭,结果蹭到床上。你身上挂着他长长的衬衫揉着眼睛,低头跟给你穿拖鞋的他说:“要不我们以后不要做了。”


他抬头静静地看你。

咬牙切齿:“你当我是一次性的?”

你转移话题:“哦对,衬衫还你,你不是还有聚餐?”中午吃饭听他接了一个电话。

看他气呼呼的用浴巾紧紧包住你怕你冷,光着精壮的背一边往门口走一边穿好衬衫,拿着外套就“咣”的甩上门走了。








都快半夜了,还得给他开门。估计是他还在聚餐的时候就给你发了信息,让你留门。

往你怀里扔了一大包东西。

各种款式的tt。

“有点选择困难,你挑个喜欢的。”














【裴珍映×你】

你看着手里的,超级奢华、绚丽多彩、五光十色、还tm又荧光又夜光的刻字水晶大笔筒,气的直哆嗦。

你和裴珍映恋爱一周年,他给你手上郑重其事放下这个刻着“你感动吗”的大玻璃,你差点拿不住摔了。

“我觉得我给你买的衬衫都显得寒酸。”裴珍映一听,拆开你的包装就跑洗手间换上了。配着他皮衣外套,非常骚包。

“感动吧?我也觉得很感动!”你还在端详这个大笔筒,不知道接什么话。

“哦宝贝儿,我晚上有聚餐,我走了啊!你早点儿睡~”


??
???
!!!!


你有种。


裴珍映大晚上给你打了电话,你刚要卸了妆洗澡,显然你俩几个小时之前剑拔弩张的事儿,咱们狼爷大人不记小人过了。

电话里是他同事:“弟妹?弟妹!小狼喝多了,过来接一下吧!他非要骑摩托我们不放心啊。”

他们倒是告诉你,哪儿来的摩托????

你有点儿路痴,下了出租车有点找不到酒店门口。

“一~棵呀小白狼

长在厕所旁~~~~~

根儿深

干儿壮……”



这不是你狼哥么。你这时候很遗憾没有随身携带那个几斤沉的大笔筒,

塞他嘴里。

“媳妇儿啊!媳妇儿!媳妇儿你好漂亮……”

嗯老公多说几句。







【碗你】和忘拿碗结婚忘拿户口本的你

大喜之日难免会忙中出错,比如高考忘带准考证,真不一定就是粗心大意,是过度紧张。所以别骂女主。

请直接打她。
你忘拿了我们可带着呢!
咱们来!不就是领证么。







【姜丹尼尔×你】

“丹尼尔……”你不安的站起来。

丹尼尔去给你买了杯爱喝的奶茶,怕排队的人太多你嚷嚷着饿,先用奶茶填饱你。

……还凑近你耳边说回家好好填饱你。你羞得推了他一把,他哈哈笑着抱住你:“小不点儿脸红了?”

————听到你又怕又急的说忘带户口本,他举着奶茶站在那里有点可怜。

“姐姐是不是没放在心上啊。”你赶紧摇头,拉着他要回家取。

“我知道,那姐姐先补偿我吧。”先拉你去了民政局附近的酒店。

你:???这也是我被日的理由?







【李大辉×你】

“啊!大辉啊,我,我忘了带户口本……”你楞在原地对他说。

李大辉本来一路上叽叽喳喳跟你讨论了一路要怎么拍证件照,一直问你他今天穿的好不好看,又一直夸你白衬衫也漂亮。

听到这个事实脸上挂不住的失落和遗憾。但是转瞬便安慰你:“呀好事多磨,我们改天再来嘛。”拉着你就往出走,还强打精神说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呢。

你知道他为了今天选了好久的日子,还紧张的没有睡好,结果因为你自己的粗心害得他空欢喜一场。

“快快快我们赶着下午来!”你拉着他狂奔向停车场。

开车的时候你坚定的对他说:“我等不及嫁给你了。”

他带着鼻音笑着:“谢谢你。”







【邕圣祐×你】

一大早邕圣祐就一直耍宝逗你。你眼线都笑的画不好。

一路上听《celebration》兴奋的要死。

进了民政局就严肃的……毫无活力。紧张的跑进了洗手间。

一出来就看到你哭丧着脸说你的户口本忘带了。

…………你的准老公靠在墙上精神涣散了五秒钟恢复了神采,搂着你到处走:“哈哈哈咱俩干脆去看看流程吧?来都来了熟悉一下嘛,”走到排队的人那里继续宽慰你:“咱俩下次结婚过来不就熟悉了嘛!”

这嘹亮的军嗓。

大家都同情地看着你。







【朴佑镇×你】

一路上朴佑镇那个机关枪一样的嘴就像被人偷走了子弹。肥肠安静,开着车还一直深呼吸。

一只雀安静如鸡。(朴佑镇:公鸡安静吗?打鸣那么吵。母鸡安静吗?下了蛋就咕咕叫。你:还押韵了,不愧是rapper。)

下了车牵着你的手就叽哩哇啦瞎扯淡,然而一直出汗的手暴露了一切。

你:“轻点儿抓我手,疼。”

朴佑镇头也不回继续走:“你怎么哪儿都疼,昨晚上开始也疼结束也疼。”你送了好几把眼刀不想说话。

————等他呼哧呼哧跑了一圈摸清了流程过来找你,听你说户口本忘拿了……他站在你面前疯狂输送眼刀。

左右巡视,然后拉着你往人群里走:“那我去借一个户口本。”

那你很棒棒哦怕五金。







【赖冠霖×你】

早上起床一个大个头就钻你怀里蹭来蹭去,扬起脸抿着嘴对你笑,一路上都在和你说你俩以前的事儿,记得特别清楚。

在民政局听你说忘带了户口本,整个人散发凛冽的气息。

“离婚不在这层,你俩走错了。”气氛凝重到让工作人员好心提醒。

他低头吸了一口气,说走吧。站起来向你伸手。

“你总是这样,丢三落四的。”你低着头拽他的衬衫扣子,小声道歉。

“你也不怕把我丢了。”你直接抱住了他,小声说你爱他。

“宝宝,咱们回家吧,我补补觉。昨天一夜紧张的没怎么睡。”你点头说好。

一路上牵着你,晃荡着大长腿。他看到一对新人穿着婚纱礼服来领证,低头看着你:

“我真的想快点成为你合法的所有物。那你就不会丢了我。”







【黄旼炫×你】

一大早被早餐的香味叫醒,自从在一起之后他学会了更多。

你的衬衫他熨好了给你拿过来,你只需要站在那里看他给你系扣子。

到了民政局你发现自己两手空空,户口本没有带。

本来耳朵通红的黄旼炫这下子从害羞变成堂皇。

然后你看着他打开文件袋再次查看,抬头顺了顺你的短发:“笨蛋啊。我都准备好了。”

“我们合法之后,你能搬到我的卧室吗?”你说完这句发现狐狸耳朵又红了。

“喂你说句话啊,别发短信!手机给我装回去!”








【裴珍映×你】

“姐姐这边。”

“姐姐上车。”

“姐姐今天很漂亮。”

你今天轮休,难得工作日被调到休息,结果一大早就被年下男朋友裴珍映叫下楼。结果上了车一路上就听他说了三句话。你猜测是他一个多月就拿下驾驶证十分开心,叫你一起兜风。

一直兜到民政局大厅你都没反过劲儿。

“结婚。”嗯???????

“姐姐那天晚上答应我了。”“姐姐那天有点喝醉了。”

“我没喝醉就行啊,那句话确实说了,我没喝酒,我能保证你绝对说了。来咱们结婚。”骨骼分明的小脸透着坚定。

“不是不是,我没带户口本啊!没有户口本怎么结婚?”

“啊……那既然有名无实现在做不到,我们就有实无名吧。”

第二天你为了盖住遍布的痕迹穿的一丝不漏被他扶着颤颤巍巍进了民政局。

新郎对疑似帕金森的新娘不离不弃的事迹感动了那天在场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