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楼

驱车登古原

【油罐】雾中雨林 01

勿上升真人
勿殴打作者
人物(按出场顺序):邕圣祐,赖冠霖,河成云,尹智圣,朴志训,朴佑镇,安炯燮






01

“把手举起来!都tm听我的!举起来!!!我要你们陪葬!”机场安检处一片混乱,又有疯子在闹事了。

疯子有枪。

这下邕圣祐警官头皮一炸,面不改色冲过去。不穿警服他也是警察,自己出门旅个游碰到这种事也是想也不想就挺身而出,飞踢疯子的手臂,疯子手一松,枪滑到远处,邕圣祐正要把他正法。

疯子tm的怎么还有一支枪。

枪对着邕圣祐脑袋,疯子大叫“我要你们跟我一块儿死!”然后砰一声,疯子死了。

疯子倒地之后,邕圣祐看到疯子背后开枪的男人。白,瘦高,重点是,长得好看。

特别好看。低着眼睛,美人儿叹了一口气。邕圣祐这心疼坏了,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笑的牙不见眼:“你叫什么呀?我是警察,请您配合工作。”

赖冠霖看着这个单薄的男人,长得挺立体的,脑子很扁平化。一路上两个人配合机场警方工作,回答了各种问题,还不得不改签了机票。邕圣祐拉长脖子使劲看到赖冠霖航班信息之后,果断退票买了赖冠霖一个航班的票。

不为什么,就为这缘分。

赖冠霖是有礼貌有涵养的人。对空姐也礼貌有加,小孩子哭闹也没有不耐烦……就是当邕圣祐问了第不知道多少个问题之后耷拉着眼睛:“抱歉我要休息了”就戴上眼罩睡觉了。

啧,这鼻梁,这下颌,这长腿,脚踝都这么好看。邕圣祐笑着摸下巴,心里归纳整理自己在警方那里和刚刚问到的基本信息。

可能是做警察的天分,邕圣祐觉得赖冠霖告诉自己的,应该都是真的。赖冠霖不想回答的,宁可不说也不会说假的。

那么,赖冠霖,男,比自己小一岁,23,X城人,现在正要从C城回X城,办私事。对,重点是,也是同行,所以会用枪,只不过是文员,档案室的。

邕圣祐已经忍痛考虑要不要去X城工作了。他满脑子幻想的水泡,嘟噜嘟噜的响动。





02
下了飞机就找不到人了。邕圣祐欲哭无泪,早知道不去逗那个哭唧唧的小孩了。小孩最后逗笑了,轮到自己要哭了。在X城无头苍蝇一样游荡,觉得偶遇赖冠霖的可能性小之又小。

晚上出门买酒喝,想熬过这单相思的漫漫长夜。邕圣祐百爪挠心,他真的从没这样过。赖冠霖白白净净,又十分冷淡,他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买了酒在路上就开了一罐开始喝。结果空罐掉地上的动静打扰了别人。

“谁!哪个孙子坏事儿?!滚!”邕圣祐这邪火没地方泄,一听这话就来气了。仔细一看,哦两个混混打劫。受害者在巷子里面。都不知道是不是躺地上了。

邕圣祐三拳两脚打跑了两个混混,回头看受害者,结果受害者自己施施然走了出来。

邕圣祐觉得老天爷厚爱自己。是赖冠霖。老天爷给了他第二次机会,他这次必须把握住。

这可是那个很有名的小说里的情节啊!!沈老师被赵处长英雄救美,因此两人有了近距离相处的机会,然后这个那个……

邕圣祐站在那里笑的出神,赖冠霖低头道谢就径直走了。人都走出去好远邕圣祐还搁哪儿美呢。反应过来赶紧追。邕圣祐太害怕再一次错过,加上喝了点儿猫尿,嘴上什么都说。

“赖冠霖,赖先生。你真好看。”赖冠霖斜眼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谢谢邕警官。”

“唉?哎??赖先生刚刚那俩完犊子要干嘛啊?”

“劫财。”

“你也是警局的你打他俩啊!”

“邕警官我是一个文员,我没有培训过近身搏击。”

“那我以后保护你!”





03

这句保护一出口。邕圣祐脑子里那个“做个正常人”的开关,它就暂时封闭了。

邕圣祐说了很多胡话。赖冠霖盯着他看了半天,确认不是喝醉了只是脑子真的不太好,就打车跑了。

邕圣祐非常失落。他一冷静下来就是古希腊帅哥。就是笑起来很像村里大傻子。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邕警官恪尽职守,上天不会这么折磨他吧。放假归来,局里新调来几个新同事。

邕圣祐看着盘靓条顺的赖冠霖,嚯,这细腰,这长腿。刘海放下来怎么像个中学生。哎呀怎么看怎么好看。

邕圣祐还专门戴了眼镜。没多少度数,但是能尽量看清赖冠霖细节的办法,他都会试试。

赖冠霖看着工作时戴眼镜又十分正经的邕圣祐也看了好一会儿。邕圣祐不知道这个事儿。他知道了一定臭屁“我这突然深情认真严肃起来我自己都喜欢我自己!反差萌这就是!”

局里事儿多。某个医疗机构出了事儿,要抓人。人手不够,邕圣祐就把赖冠霖带上了。

新人入职,给任务总不能因为不喜欢同事就推脱。赖冠霖和邕圣祐一样,工作一定做到满分。

就是路上邕圣祐的话他怎么就那么多。

听着邕圣祐“啊啊啊”模仿奚琴独奏,赖冠霖伸出手揉眉心。

邕圣祐用眼神舔着赖冠霖的手:“极品啊,指节都是粉红的。”

【碗你】(下)every breath you take (要啥自行车🚲)

(上)已经发了,包括五金,丹妮,大黄
(下)则是罐,塌,社长,卢老师

邻居梗。





【赖冠霖×你】

现在的孩子好独立啊,也不恋家,上大学就自己租房子住。妈妈同事的儿子上大学正好跟你一个城市,住了几天宿舍,就搬出来住了,正好和你是邻居。

你担心这位弟弟刚来没多久估计也不会做饭烧菜,就做了你们家乡的食物过去敲门。

真乱唉……你忍不住咨询他“冠霖啊,姐姐可以帮你收拾吗。没有什么隐私的不方便我看到吧?”他咧嘴笑着说:“等我吃完我们一起收拾吧。”

看起来很酷盖的男孩子,其实脾气好的很。小时候就很喜欢跟着你,他开心起来就会话变多。你听他一边收拾一边讲大学的新鲜事,跟你说他来这个城市念大学想了很久,说他自己很喜欢这个房子。

你顾着收拾也说不上几句话,你一直是只能一心一意的笨蛋,做不到同时做几件事儿,脑子里想着怎么收纳这些东西,一边听他说着,也就这样日落西山。

你蹲在地上一点点整理他的书本,他走到你面前,你抬头发现他也太高了。仰头特别辛苦,他感觉到就立刻蹲下来。

“你有男朋友吗。”抱歉一直工作也没有。

“我今年虚岁已经18了。”哦你姐姐我早就过了18了。

“我成年了哎。”他低下视线看着你,你不禁有种压迫感。

“我都追到这儿来了。我喜欢你。”他从容不迫的望着你。

“给我一个机会。你真的喜欢不上我,那我再说嘛。别说做姐弟,我才不是你弟弟。”

你张了张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不是跟你确认什么,这是宣告一个开始。

他抬手摸你的脸,把你下巴合上。贴在你耳边“宝宝我这儿热水器房东还没修好,你的浴室借我一用吧。”







【金在奂×你】

你邻居这个死孩子你早晚要刚了他。

他在练歌。吉他弹唱。《lost stars》

第一句“please don't see”

唱了一天。

不是说音痴。而是各种调调各种风格能试的都要试一边。

迪斯科风格为什么也要试!!!为什么!

还特别喜欢飙高音。显摆什么?你周末难得休息,这边就开始唱。

第二天上班感觉耳边还是他羊叫般的高音穿耳。

第二个周末,他已经排练到I thought i saw you out there crying了。

唱的凄惨不已,哀转久绝。

“今天不是你看我crying 就是我让你crying”你连衣服都顾不上换,穿着睡衣松散着头发就骂骂咧咧的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清秀的嘟嘟脸的男生,嘴巴撅着,特别………

特别想让你掐上去狠狠地揪一把。

冷静冷静。

男生好像明显被你气势汹汹杀气腾腾磨刀霍霍的神情吓到了。往后退了一步。瞪着眼睛也说不出话来。

你想着先声夺人:“你好,我是你的邻居。看你眼生,刚搬来的吧?”

他惶恐紧张的猛点头,脸颊肉软乎乎的感觉。

“唱歌请您小点儿声。我这儿听的一清二楚。有点扰民。谢谢合作啊。”你转身就走了。没看到他红着脸捂着嘴跺脚又猛拍大腿。

“世云呐!世云!我一见钟情的那个小姐姐!就是我邻居!!!!我好开心!!!”然后爆发出开水壶一样的笑声。

你怎么知道的?你听的一清二楚好吗。







【郑世云×你】

有人敲门。你手里的草莓还来不及放下就跑过去开门。

是邻居,音乐系的大学生。

音乐系在你眼里一般都是一头长发,穿的异于常人,并且多情多女友。这位理工科气息浓郁的郑世云同学显然……

淡然温和的语气“您好,我在阳台上捡到了一样东西,我个人猜测也许是您的这个被风吹到我这儿来了。”

“哦真的太感谢太感谢了。”你忙不迭地道谢,把手里那颗草莓塞嘴里,空出手去接。郑世云双手奉上,面无表情,身体语言态度恭敬。

银灰色蕾丝内裤。

你瘪着嘴伸出手僵在原地,也不知道怎么忍住不去找个地缝。

之后尴尬的你每次想出门先注意门口有没有动静,上楼之前也左看右看不要碰到他。

拦不住你有天大晚上回家正好他出门。

“啊您好……”你皮笑肉不笑的加快手上动作,结果一使劲儿,钥匙断在锁芯里面了。

“您的力气倒是蛮大的。”毫无灵魂的赞赏。

你还傻在原地,郑世云换个姿势背着吉他:“我要去酒吧驻唱了,大概夜里两三点结束。”

你:“啊?啊,辛苦了。”

郑世云:“今天是节假日,所以会更晚。你也不方便找人来修,给你我的钥匙,你今天住我这儿吧。我今晚不回来。留一下电话,我回家之前会联系你跟你拿钥匙的。”

他脸上毫无波动,你看不出他是嫌麻烦还是怎么,语气反正也是那么诚恳。突然笑了一下。

“快休息吧。我就那一副钥匙,别丢了。”

然后一本正经的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

结果锁因为很不好换,你也就同意了郑世云的提议“你住我这儿吧。贵重物品放我这里,钥匙归你。我这几天出去住。”

白天谁有空谁就做饭做多一份留给另一个人。发觉郑世云厨艺非常诡异,你谢绝了他做饭。他也做到了泰然自若把你被风吹掉的bra神色如常地递到你眼前。

锁修好了。他也直接跟你告白。末了还要补一句“吹掉了我还得帮你收起来还给你,直接晾我这儿吧。”

后来你听他自己写的歌里“夜也有你的形状,阳光也透不过渴望”,他依旧淡然微笑,美名其曰“我看了你的衣服也想看看衣服下面是什么。好奇心人皆有之。”







【卢太铉×你】

我的妈呀这个舞团领头那个男生跳舞也太帅了吧!!你下班回家路过x大,广场上一群男生跳舞,你停下看了一会儿,直到他们跳完这首歌解散,你也就走了。

进公寓大厅,有个人低着头不小心撞到你,把你的手链撞掉在地上,线一断,水晶的珠子到处蹦哒。对方嘴里“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一边身姿矫健的帮你到处捡珠子。

但是掉的太多了,你又着急回到家回一个公司的文件,就温和的叫住对方“先生不必捡了,我留着这几颗做项链也不错。我先走了啊。”

对方看着你也不说话。

怎么瞅着这么像混混呢。

第二天下班晚了一些,公寓门口蹲着一个黑影。

是昨天的男生。看样子等了很久,站起来腿都麻了,疼的龇牙咧嘴。

他也不打招呼,直接手心伸到你面前。

你的手链。他一颗颗捡回来给你串上了。

这一脸恶童相的男生也不说话,扭头上楼了。你正好顺路,也跟上。你俩一路无言。

最后发现居然是邻居。

你明明记得邻居很闹腾啊。音乐声,聊天,大笑。但是到时间就安静,不打扰周围休息。

真是不想跟自己说话呢。你开门进屋,忘了这事儿。

有天看微博,有人转发x大舞团的表演视频,他们上了综艺,主持人还问他们恋爱的八卦。

你“噫”了一下。带头跳的最好的那个,是你的邻居。

主持人cue他“卢太铉君这么活泼,喜欢一个人会怎么样呢?”

卢太铉眼神晃了晃,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变得不说话。”

【碗你】 (上) Every breath you take (要啥自行车🚲)

(tag可能带的不对,社长和卢老师不是碗里但是也是202系)

你是普普通通一个上班族。

隔壁普普通通的邻居。

看着普普通通的男孩子。

男孩子看你的眼神可不普普通通。

朴佑镇,姜丹尼尔,黄旼炫,赖冠霖,金在奂,郑世云,卢太铉。

【朴佑镇×你】

刚下班回到家门口,掏出钥匙,你心想今天真热啊一进门一定先把bra扯掉,却忘了拔出钥匙便进屋了。

于是你听到敲门声一回头,扣子都解开到肚脐了的你就这么冲击到了一个小麦色皮肤的男生。

脸一下子通红的男生快速扔下一句“您好您的钥匙没有拔下来对不起。。。。”就一溜烟跑了。

你:“……”

想了想,哦,这是上个月搬过来的邻居,隔壁大学的学生。

非常吵闹。经常听他呕哇噫哈的发出噪音。

不知道是不是被你吓一跳,今天晚上特别消停。

……这几天偶尔上下班偶遇,这小子一看到你就盯着地面遁走。你实在不太喜欢这种感觉,有天下班回家看到他出门扔垃圾回来,就干脆叫住他“小孩儿。”

“我叫朴佑镇是x大体育系大一学生我出来住是因为我把寝室床蹦塌了干脆出来自己住,那天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有看到姐姐粉色内衣……”

你走近两步,他尴尬羞涩的笑着。你温柔的开口“我家里有好吃的,朴同学进来坐坐吧。”

一进门你凑近他。他小麦色皮肤竟然默默出汗。你低头笑了一下,手扶上他的腰。

雀啊,咱们少说两句吧。

【姜丹尼尔×你】

“隔壁那个主编也太那个了吧……拜托西装革履太杀了……泪痣好性感啊……”

闺蜜有次来你住了两个月的新家做客发现邻居竟然是个大帅哥,厚着脸皮多来了几次却赶不上帅哥上下班的时间。最后竟然凭着物业那里无意中看到的名字,打探到了帅哥的基本信息。闺蜜那天晚上到你家神秘兮兮背给你“姜丹尼尔,xx杂志主编,未婚,喜欢喝酒,重点是,他有过女朋友。这说明什么??我也是女人啊!我有机会对不对对不对?”

对对对。你有点受不了闺蜜碎碎念:“那你找他喝酒去赶紧的,我明天还要工作真的不能跟你通宵畅聊了姐姐。”

最后结局是闺蜜耗时一个多月去了几次酒吧便发信息跟你直播。
“他今天来了!宝蓝色西装嘿!”
“我把领口扯低了,祝老娘旗开得胜今晚开张!”
“我在他车上了!”

之后便无消息。

你不放心第二天打电话过去,闺蜜说她出差,最近不在市里,有空联络。你听到她安全便也放心下来。

之后闺蜜不再见你,社交网络发了状态说换了新城市工作太忙了,过阵子联系大家。你心里想问问姜丹尼尔那天闺蜜发生了什么,偶遇时每次打了招呼便不知道对他的眼睛如何开口。

姜丹尼尔倒是因为你的友善,有次邀请你喝酒。你考虑孤男寡女影响不好想婉拒了,姜丹尼尔倒是彬彬有礼:“我一个大男人其实也想和姐姐讨教怎么做菜。我在这儿住好几年了,你搬来之后我经常能闻到很香的味道呢。”你想着自己或许太小人之心就同意了,抱着你喜欢的几瓶调味品和果蔬来到他家。

“进来直走就是厨房”他在你身后关门。反锁。

你客套着“姜先生这个房间隔音措施很不错啊,这么厚的隔音板,看电影听音乐就好很多了。”先走了进来。

不对劲。

你猛的明白,和你房间通用的那面墙竟然是单面镜。

他窥伺你半年了。

“我也不想浪费时间。我并不怎么带人过来。上次那女人看到了就跑了,那就还是你吧。”

【黄旼炫×你】

邻居是个洁癖。

楼下大妈每天闲的无聊连每家每户扔的垃圾都能唠出嗑。

“三楼102那个大学教授,哎哟喂打包垃圾袋都整整齐齐我跟你说,这比女人都细致。”

听说教生物的。理工科教授,一定很古板。你见过几次,高岭之花,不食人间烟火一样的冷清。

……这个对着商场的吸尘器慈母笑的好像就是他吧。

也不是很冷漠的人嘛,起码还是会笑的。这么一想你的紧张感消失不少,平时遇到也会点头打个招呼,偶尔还帮他顺手取一下报纸信件,因为黄老师有洁癖,摸快递包裹之前一定带手套或者隔着纸巾,但是并不是每次取快递都方便,比如今天他抱着教案。黄老师每次都原地立正站好对你点头“您好您好”再继续做该做的事,你帮忙拿报纸信件他就会“辛苦辛苦”,然后送上他做的饭菜。

挺难吃的。

偶尔想想微笑机器人成精不过如此。

你忽略了黄旼炫教授与日俱增的脸红。

有天顺路一起走,你说你以后想要女儿。生物系教授黄老师认真的和你解释“XY染色体决定性别,女性……,男性有XY两种染色体,具体那种和女性……随机性……”你也听不太仔细,笑着打趣“那黄老师看来对这种事很熟悉啊。”

黄旼炫耳朵通红“我只在书上看过。”

“没有恋爱过?”

“我没有。”

你玩心大起,逗他“不试试吗。黄老师做那么多生物实验,这个染色体的实验不想做吗?”这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口。

黄旼炫呼吸快了起来。握着你的手腕,盯着你。

“那你陪我实验。现在方便吗。”









【罐你】【8.11更新】call you mine

①现实向

②时间设定为碗结束两年后

③依旧是【艺人回酒店遇到不太熟的醉鬼小姐姐你】

④因为太爱日剧《悠长假期》的女主了,所以性格设定参考小南

⑤推荐《悠长假期》

⑥有一辆自行车,大型车如果有宝宝想看我就写番外

⑦哪里觉得需要改进请您一定告诉我,我需要您

⑧我已经恭敬趴下,请轻打笔者。

——————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