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楼

驱车登古原

【油罐】雾中雨林 03

勿上升真人
勿殴打作者
这章有🔞

迷雾从身后流动扣成雨滴






07

邕圣祐大脑里的小火车“污污污”地开起,正要上三垒,赖冠霖电话响了,拿起厨房纸巾擦干手接电话,邕圣祐努力偷听。

“行了邕警官,我——”“叫我邕圣祐也别叫我邕警官。”

“邕圣祐。”

…………

“圣祐——哥。”可以可以。

“哦霖霖,我听见你在找房子?”赖冠霖已经走到玄关穿鞋,邕圣祐追过来,“那你住哪儿?我帮你搬东西!”

“不用了圣祐哥,中介说那房东反悔不租了,合同还没签也没办法,我下午去看另外几处房子,先走了。”

————最后邕圣祐一打听河成云姨母在邕圣祐这个小区有房子出租,就牵线搭桥让赖冠霖住进来了。当晚邕圣祐他们以乔迁之喜去赖冠霖家吃了火锅。

喝下几杯酒,邕圣祐认识了新的赖冠霖。

原来酒量不太好,喝一杯就上头。
原来话少只是因为不太熟。
原来……

笑起来比他邕圣祐还傻乎乎。笑的眼睛弯成月牙,嘴咧开没心没肺的,小疯子一样,河成云打牌输了被罚弹脑瓜崩,因为数目不对跟同事小王闹起来,他笑的直鼓掌。

酒足饭饱,邕圣祐送走了要留下帮忙收拾的尹智圣,自行收拾残局,赖冠霖已经睡倒在沙发了。

……怎么造的这么乱。邕圣祐哎呀妈呀哎哟天哪的收拾几个大老爷们吃吃喝喝的垃圾,洗碗擦桌子扫地拖地板,打包垃圾。最后洗干净手。






08

邕圣祐颠颠儿跑到沙发前蹲下看睡着的赖冠霖。粉雕玉琢,像个贵公子。

他自知自己脸皮厚不过是自信心不足的一种保护层,用自信过度的模样掩饰说不清的自卑,以求这样下去自己总归拥有很多自信。

然而当赖冠霖闭上眼睛,他才好扔掉那层笑嘻嘻玩世不恭的面具,小心胆怯地端详他一见钟情的男人。

23岁了,上学时年纪比同班同学小三岁左右,不得不强行适应他们的行为。然而一个人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什么都懂了却什么都没做过。他知道男男女女随便两两配对要怎么做才能快活。

可是没有哪个哥们儿告诉他怎么做才能遇到让他想快活的人。


死就死了。不亏。

邕圣祐心一横,吻了上去。

嗨还以为照着嘴打啵呢,吻眼睛是想怎样。

邕圣祐继而吻赖冠霖的额头。蜻蜓点水,又舍不得离开。他胆子越来越大,想吻那紧绷的嘴唇。

不曾想赖冠霖睁着眼睛深深盯着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像要吞噬他。邕圣祐无处遁形,束手就擒。

“我喜欢你。”
“我还以为是我多想了。”邕圣祐不知道该回什么。难不成赞赏的点头“你这小脑瓜儿,真棒!”

“邕圣祐,这段时间在局里听闻你在学校的室友们男朋友女朋友换的很勤。你呢。近墨者黑?”

“我室友是我室友,我是我啊。”邕圣祐很委屈。







09

“对你们来说,到手了,腻了,就不会再纠缠了吧。”

“我对你不会腻。”——“呵,是吗。”赖冠霖面无表情扯出一个微笑,邕圣祐看着他一边的酒窝发愣。

赖冠霖站起来扯着邕圣祐领带,牵着进了浴室,靠着洗手台把邕圣祐嵌进自己腿间。“不浪费时间查证了。”赖冠霖说完便搂着邕圣祐脖子扬起下巴接吻,另一只手解自己衣服。

邕圣祐一喝酒就搂不住自己,喝完聊骚也好,刚刚偷吻他也好……

现在二话不说脱自己衣服也好。这种时候别磨叽,办业务,少废话。

想起来室友夜聊说有次干的急了没有润滑剂用的身体乳,邕圣祐吻到迷蒙的双眼看到有乳液便挤到手心。赖冠霖沉沉的看了他一会儿,垂下眼睛默许了。

当器具到了门口却磨磨蹭蹭起来,邕圣祐怕赖冠霖细皮嫩肉清心寡欲的没受过这罪,望着趴在洗手台的白玉一样的人,手抚摸瘦削的脊背狠不下心。

“你是不行吗?”

邕圣祐慢慢挺进一个头就停住,抬头望着镜子里那张忍耐的脸想问疼不疼。

自己的兄弟被握住,对方向后抬起tun部,用力自行吃了进去。

两个人不约而同粗喘。有人疼有人爽的。

邕圣祐这时候酒劲越来越上头,兄弟也控制不住力道,只知道要上阵杀敌,要冲锋陷阵,要锐意进取,要一往无前。

没有章法的冲刺,本来喝的就少的赖冠霖酒劲早就睡一觉散去了,现在清醒的承受每一下带来的痛楚。他现在也清醒的发现————

邕圣祐要么还是雏,

要么就是技术太差。

【油罐】雾中雨林 02

勿上升真人
勿殴打作者

细雾蒙蒙裹带雨林
你自其中从我心上走过



04

邕圣祐警官说一辆车坐不下,他带着新同事赖冠霖先生单独来辆车,也方便交流感情。

你刑侦的跟不出警的文员交流感情,是想着报告上让赖冠霖深情款款多看几眼是吗。

一路上邕圣祐那个军嗓,赖冠霖皱眉头请邕警官音量拉低,自己听的清。
邕圣祐就趁红绿灯贴近赖冠霖耳朵说话。

赖冠霖觉得这一路特别漫长,
邕圣祐觉得这一路为啥绿灯这么多。

轻松愉快的心情很快被这个简单的抓人任务结束了。贪污腐化的医院高层别看文质彬彬,求生意识并不比这栋楼里生命垂危的病人高多少,起码病人来医院看病,还是不太想死的。

这西装革履温文尔雅的,偏偏随手拽过一个护士要一起跳楼,自己一了百了,让这个刚揪出点苗头的案子失去突破口。

护士:“不关我事啊!!!!”

赖冠霖打量这栋楼的高度,摔下去会是怎么个破碎的样子。恶人死不足惜,可护士又怎么办。白衣天使这回真要去天堂了?

耳边粘人的声线不知何时远去。

邕圣祐趁谈判专家和疯子周旋,竟然不知道从哪儿悄悄从背后探过去,想偷袭制服对方。

然而过于慌乱的护士看到邕圣祐便喊救命,邕圣祐不得不扔掉缓慢接近的计划先发制人。

————最后大家押解嫌疑人回局里。

抬着捞被推下楼的护士以至自己掉到下两层的阳台的邕圣祐到一楼大厅办理住院。



05

赖冠霖在护士被邕圣祐拽回来时接住了小姑娘,火速冲到边上探头找邕圣祐。

邕圣祐躺在隔着两层高度的阳台上,最后一眼是赶过来找他的赖冠霖,脸上挂着彩,彩里挂着二百五一样的痴汉笑。

“柚子你真命大,谁能想到这层有会议室,专门还辟出来一块儿阳台呢。没这阳台搂着你你都直接沉降到下面去了。”同事河成云嘴真欠儿,还比划了一下阎王爷的地方。

尹智圣拍了一下河成云让他赶紧闭嘴好好削苹果。关心的八卦:“哎,新来的小赖……”——“什么小赖,还老赖呢。这是我的霖霖。”

“什么霖霖?”赖冠霖从病房门上的玻璃看到邕圣祐已经醒了,推门而入。

河成云嘴快,咽下苹果皮:“柚子管你叫霖霖。小赖啊这个名字是有啥寓意吗?”

“没多大寓意,叫我……冠霖就好。”赖冠霖推了推眼镜,选了一个不远不近的地方坐着。

刘海梳上去,每次见面都觉得像衣冠禽兽——邕圣祐你能不能控制一下你大脑皮层闪闪发光的黄色废料。

邕圣祐已经幻想怎么在病床上身残志坚的开搞了。

赖冠霖一边回答两个八卦达人的问题,一边尽力无视邕圣祐像湿哒哒舌头一样从上到下绕来绕去的目光。

回答完从小到大的上学经历和自己因为手臂有伤不能出警只好当文员,并且没有谈过女朋友等问题,竟然也没有生气。等两位吃够瓜离开后,邕圣祐嘶嘶哈哈忍着疼起来坐一会儿,问低头不说话的赖冠霖:“你别介意,他俩真的就是很喜欢你,没有恶意。你要是不太舒服,我回头跟他俩说。”

赖冠霖淡淡的笑了,抬起下巴眯着眼睛:“你怎么说?”




06

“我说霖霖害羞了不让问了。”

赖冠霖扭过头“呵”了一下。“我不介意,这些信息我档案都有。总比私下查我档案让人舒服。何况,都是这个工作的,查我档案又没什么。”

邕圣祐看他没有反驳某个问题,于是舔着嘴唇:“霖霖我……他俩没给我带饭就走了……我好饿,你吃饭了吗?”

于是说自己手臂不能握住筷子的邕圣祐现在被赖冠霖喂饭中。

刚喂几口赖冠霖发现邕圣祐摸自己大腿,“邕警官手慢慢恢复了是吗?来,自己吃吧。”

邕圣祐:“叫我柚、不,叫我圣祐就好。”

掉下去的时候抓着边沿悬空了一两秒,看下面有个阳台便不再勉强跳下去。不那么危险但是也不安全,摔的结结实实,脚腕扭伤,额头手臂蹭伤,未伤及筋骨然皮肉也流了不少血。三天之后脚腕差不多了邕圣祐就裹着纱布走了。

死缠烂打说自己脑震荡开车危险,让尹智圣叫赖冠霖来接,顺便get了赖冠霖私人电话号码。

然后说自己碰水伤口容易感染,让赖冠霖上楼到他家帮他洗————

洗碗。

想啥呢。邕圣祐好几天没回家,临出门那天早餐吃完忘了洗碗,这几天也幸亏没有太大味道。

幸亏邕圣祐吃的干净。

邕圣祐靠在厨房和客厅之间的门框上看着他的霖霖。脑子里都是厨房可以怎么当“战场”。霖霖腰特细,腰带以下的线条清瘦但不干瘪。衬衫挽到手肘,啊手肘都是粉色的。

【油罐】雾中雨林 01

勿上升真人
勿殴打作者
人物(按出场顺序):邕圣祐,赖冠霖,河成云,尹智圣,朴志训,朴佑镇,安炯燮






01

“把手举起来!都tm听我的!举起来!!!我要你们陪葬!”机场安检处一片混乱,又有疯子在闹事了。

疯子有枪。

这下邕圣祐警官头皮一炸,面不改色冲过去。不穿警服他也是警察,自己出门旅个游碰到这种事也是想也不想就挺身而出,飞踢疯子的手臂,疯子手一松,枪滑到远处,邕圣祐正要把他正法。

疯子tm的怎么还有一支枪。

枪对着邕圣祐脑袋,疯子大叫“我要你们跟我一块儿死!”然后砰一声,疯子死了。

疯子倒地之后,邕圣祐看到疯子背后开枪的男人。白,瘦高,重点是,长得好看。

特别好看。低着眼睛,美人儿叹了一口气。邕圣祐这心疼坏了,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笑的牙不见眼:“你叫什么呀?我是警察,请您配合工作。”

赖冠霖看着这个单薄的男人,长得挺立体的,脑子很扁平化。一路上两个人配合机场警方工作,回答了各种问题,还不得不改签了机票。邕圣祐拉长脖子使劲看到赖冠霖航班信息之后,果断退票买了赖冠霖一个航班的票。

不为什么,就为这缘分。

赖冠霖是有礼貌有涵养的人。对空姐也礼貌有加,小孩子哭闹也没有不耐烦……就是当邕圣祐问了第不知道多少个问题之后耷拉着眼睛:“抱歉我要休息了”就戴上眼罩睡觉了。

啧,这鼻梁,这下颌,这长腿,脚踝都这么好看。邕圣祐笑着摸下巴,心里归纳整理自己在警方那里和刚刚问到的基本信息。

可能是做警察的天分,邕圣祐觉得赖冠霖告诉自己的,应该都是真的。赖冠霖不想回答的,宁可不说也不会说假的。

那么,赖冠霖,男,比自己小一岁,23,X城人,现在正要从C城回X城,办私事。对,重点是,也是同行,所以会用枪,只不过是文员,档案室的。

邕圣祐已经忍痛考虑要不要去X城工作了。他满脑子幻想的水泡,嘟噜嘟噜的响动。





02
下了飞机就找不到人了。邕圣祐欲哭无泪,早知道不去逗那个哭唧唧的小孩了。小孩最后逗笑了,轮到自己要哭了。在X城无头苍蝇一样游荡,觉得偶遇赖冠霖的可能性小之又小。

晚上出门买酒喝,想熬过这单相思的漫漫长夜。邕圣祐百爪挠心,他真的从没这样过。赖冠霖白白净净,又十分冷淡,他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买了酒在路上就开了一罐开始喝。结果空罐掉地上的动静打扰了别人。

“谁!哪个孙子坏事儿?!滚!”邕圣祐这邪火没地方泄,一听这话就来气了。仔细一看,哦两个混混打劫。受害者在巷子里面。都不知道是不是躺地上了。

邕圣祐三拳两脚打跑了两个混混,回头看受害者,结果受害者自己施施然走了出来。

邕圣祐觉得老天爷厚爱自己。是赖冠霖。老天爷给了他第二次机会,他这次必须把握住。

这可是那个很有名的小说里的情节啊!!沈老师被赵处长英雄救美,因此两人有了近距离相处的机会,然后这个那个……

邕圣祐站在那里笑的出神,赖冠霖低头道谢就径直走了。人都走出去好远邕圣祐还搁哪儿美呢。反应过来赶紧追。邕圣祐太害怕再一次错过,加上喝了点儿猫尿,嘴上什么都说。

“赖冠霖,赖先生。你真好看。”赖冠霖斜眼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谢谢邕警官。”

“唉?哎??赖先生刚刚那俩完犊子要干嘛啊?”

“劫财。”

“你也是警局的你打他俩啊!”

“邕警官我是一个文员,我没有培训过近身搏击。”

“那我以后保护你!”





03

这句保护一出口。邕圣祐脑子里那个“做个正常人”的开关,它就暂时封闭了。

邕圣祐说了很多胡话。赖冠霖盯着他看了半天,确认不是喝醉了只是脑子真的不太好,就打车跑了。

邕圣祐非常失落。他一冷静下来就是古希腊帅哥。就是笑起来很像村里大傻子。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邕警官恪尽职守,上天不会这么折磨他吧。放假归来,局里新调来几个新同事。

邕圣祐看着盘靓条顺的赖冠霖,嚯,这细腰,这长腿。刘海放下来怎么像个中学生。哎呀怎么看怎么好看。

邕圣祐还专门戴了眼镜。没多少度数,但是能尽量看清赖冠霖细节的办法,他都会试试。

赖冠霖看着工作时戴眼镜又十分正经的邕圣祐也看了好一会儿。邕圣祐不知道这个事儿。他知道了一定臭屁“我这突然深情认真严肃起来我自己都喜欢我自己!反差萌这就是!”

局里事儿多。某个医疗机构出了事儿,要抓人。人手不够,邕圣祐就把赖冠霖带上了。

新人入职,给任务总不能因为不喜欢同事就推脱。赖冠霖和邕圣祐一样,工作一定做到满分。

就是路上邕圣祐的话他怎么就那么多。

听着邕圣祐“啊啊啊”模仿奚琴独奏,赖冠霖伸出手揉眉心。

邕圣祐用眼神舔着赖冠霖的手:“极品啊,指节都是粉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