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楼

驱车登古原

【碗你】他公司聚餐之前刚好跟你拌了一嘴

别问我女主你为何这么熊心豹子胆。

我忙着陷入这莫名的嫉妒(其实很多情景搁我我也可能急眼)中顾不上回答。

出场顺序:大牛,柚子,饺子,雀,可乐,狼

勿上升真人
勿殴打作者

殴打女主去。

——————鸽——————



【姜丹尼尔×你】

“到底要我怎么样?”他双手按着你的肩膀,让你正视他。

你扭过头不想说话。他这么一问,你又陷入了怀疑自己是否不值得爱的糟糕心情。

……你抬起脚,





给他看你踩到的猫粑粑。

你也不是讨厌宠物,你纯粹就是不喜欢处理不好生活的感觉。

“扔下放洗手间,公司叫我们开个会顺便聚餐,我回家就洗,小不点儿去跟闺蜜逛个街吃个饭,好吗?”小心郑重的把存入刚结算酬劳的卡放在你手心,还非常情 se地用指尖蹭你的手指。


哼!



你自己去看了电影《快把我哥带走》,想跟女主来一个战友的拥抱。回到家洗完脏兮兮的袜子,照着宠物店店员的办法又继续教鸭子怎么用猫厕所。鸭子乖的不得了,你越看越喜欢。

丹尼尔浑身酒气靠着门,看你跪在沙发上背对着门撅着屁股逗鸭子。

“鸭子找鲁尼皮特去吧,我要办个事儿。”

沙发是个好地方。

你这也是个好姿势。
















【金在奂×你】

“你们男生怎么总是这样自以为是!我说了不就是不,我不喜欢这种玩笑!”

金在奂一直介意白天偶遇你前任,偏偏前任这个死人背着吉他招摇过市,回家之后就一直笃定你不过是喜欢他会弹吉他这个相同点。

“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会弹吉他!”

金在奂像个大爷(二声)一样靠在沙发上:“哦,想到他还心痛吗?”

你深吸一口气,把他拽起来“你们公司不是要聚餐吗?快去!”

“转移话题吗?”

你盯着他:“我就在这儿,哪儿也不去,等你回来。”他鼓着脸颊肉低着头走了。




你想了半天等他回来怎么解释。

只等到了一个抱着你不撒手道歉的饺子。

饺子黏锅了哎。













【邕圣祐×你】

“唉,那个啊,你就穿这个出门?”今天邕圣祐公司聚餐,你也约了小姐妹逛街吃饭看电影,你还颇为大方的拍他屁股“好好开会好好吃饭好好喝酒!吃好喝好!不需要提前离场,玩个痛快!!”

邕圣祐看你也颇为大方的穿得十分大方,十分闹心。

“夏天唉!我穿长袖热死啊?”

“电影院很冷!商场也冷!你多穿点儿嘛。”上手就按着你的领口,又忙着往下拽你的热裤。

“哎哎哎你干嘛?”扭打了一会儿变成了吵架,小姐妹在群里要发你表情包,你急得跑出门,留下“哎呀。。。妈呀。。。这是。。。干嘛呀。。。”哀鸣的邕圣祐。


等你满载而归的时候他还没回来,你洗完澡换好睡衣正好他进屋。

醉的只会傻兮兮坐地上对你笑。你走到他面前弯下腰看他。

他吞了一下口水,手慢慢探向你胸口。




你:??啊还有点期待。

他皱着眉小心翼翼捏着你的领口,嘴里念念有词:“哎哟可不能走光了……”

你一把拽下你的衣服,他张大嘴愣了。
















【朴佑镇×你】

“佑镇~你看到我放在餐桌上的便当了吗?”你冲完澡擦着头发问穿衣服要出门的朴佑镇。

朴佑镇一边穿裤子一边很快回道“没听见不知道没看着。”

你走近他。

“你嘴上的酱汁还没擦干净呢大哥!”

“哎呀我饿了。”

“你一会儿聚餐你偷吃我明天上班的便当干嘛!!!!”

“哎呀你这么早就做好明天便当干嘛啊~”

“我一会儿要去咖啡馆写稿子啊!”

“在家写呗?”

你不想解释你喜欢泡咖啡馆写稿子的氛围也懒得说最近吃腻了公司附近的食物,进洗手间吹头发去了。

怕你听不见,他出门之前扯开嗓门告诉你:“我!!!聚餐回来!!!!给你带吃的!!!!!!!”

带个屁啊带。


晚上朴佑镇回来的不算晚,去厨房晃悠一趟,匆忙洗漱就跳床上用他的办法给你泄火了。

第二天你看着冰箱里的寿桃,对就是那种大蛋糕顶层的那种大桃子,疑惑聚餐主题到底是什么。















【赖冠霖×你】


他坐在床边懒懒散散的扣裤子的扣子,看着还没有完全清醒的你傻fufu的笑。

“宝宝?要不还是我帮你洗?”

你哼唧一声把被子往上拽蒙住脑袋,感觉到他揉你露出的脚踝。看你没反应,就挠你脚心,“宝宝,再不起来床单又要湿透了”。你感觉到一股暖流,赶紧迅速裹着他的大衬衫爬出被窝,拖鞋都顾不上穿。


赖冠霖循着洗手间的水声过去,隔着门跟你说要给你递拖鞋:“刚洗完澡就光脚,该着凉了。”

“那你干嘛不戴!”

“戴什么?你说啊?”别以为你听不出他的笑意。

困倦的时候还得清洗这个,想想都麻烦。这个弟弟追了你好几个月,今天早上直接拎着食材堵到你家门口求蹭午饭,结果蹭到床上。你身上挂着他长长的衬衫揉着眼睛,低头跟给你穿拖鞋的他说:“要不我们以后不要做了。”


他抬头静静地看你。

咬牙切齿:“你当我是一次性的?”

你转移话题:“哦对,衬衫还你,你不是还有聚餐?”中午吃饭听他接了一个电话。

看他气呼呼的用浴巾紧紧包住你怕你冷,光着精壮的背一边往门口走一边穿好衬衫,拿着外套就“咣”的甩上门走了。








都快半夜了,还得给他开门。估计是他还在聚餐的时候就给你发了信息,让你留门。

往你怀里扔了一大包东西。

各种款式的tt。

“有点选择困难,你挑个喜欢的。”














【裴珍映×你】

你看着手里的,超级奢华、绚丽多彩、五光十色、还tm又荧光又夜光的刻字水晶大笔筒,气的直哆嗦。

你和裴珍映恋爱一周年,他给你手上郑重其事放下这个刻着“你感动吗”的大玻璃,你差点拿不住摔了。

“我觉得我给你买的衬衫都显得寒酸。”裴珍映一听,拆开你的包装就跑洗手间换上了。配着他皮衣外套,非常骚包。

“感动吧?我也觉得很感动!”你还在端详这个大笔筒,不知道接什么话。

“哦宝贝儿,我晚上有聚餐,我走了啊!你早点儿睡~”


??
???
!!!!


你有种。


裴珍映大晚上给你打了电话,你刚要卸了妆洗澡,显然你俩几个小时之前剑拔弩张的事儿,咱们狼爷大人不记小人过了。

电话里是他同事:“弟妹?弟妹!小狼喝多了,过来接一下吧!他非要骑摩托我们不放心啊。”

他们倒是告诉你,哪儿来的摩托????

你有点儿路痴,下了出租车有点找不到酒店门口。

“一~棵呀小白狼

长在厕所旁~~~~~

根儿深

干儿壮……”



这不是你狼哥么。你这时候很遗憾没有随身携带那个几斤沉的大笔筒,

塞他嘴里。

“媳妇儿啊!媳妇儿!媳妇儿你好漂亮……”

嗯老公多说几句。







【碗你】(下)every breath you take (要啥自行车🚲)

(上)已经发了,包括五金,丹妮,大黄
(下)则是罐,塌,社长,卢老师

邻居梗。





【赖冠霖×你】

现在的孩子好独立啊,也不恋家,上大学就自己租房子住。妈妈同事的儿子上大学正好跟你一个城市,住了几天宿舍,就搬出来住了,正好和你是邻居。

你担心这位弟弟刚来没多久估计也不会做饭烧菜,就做了你们家乡的食物过去敲门。

真乱唉……你忍不住咨询他“冠霖啊,姐姐可以帮你收拾吗。没有什么隐私的不方便我看到吧?”他咧嘴笑着说:“等我吃完我们一起收拾吧。”

看起来很酷盖的男孩子,其实脾气好的很。小时候就很喜欢跟着你,他开心起来就会话变多。你听他一边收拾一边讲大学的新鲜事,跟你说他来这个城市念大学想了很久,说他自己很喜欢这个房子。

你顾着收拾也说不上几句话,你一直是只能一心一意的笨蛋,做不到同时做几件事儿,脑子里想着怎么收纳这些东西,一边听他说着,也就这样日落西山。

你蹲在地上一点点整理他的书本,他走到你面前,你抬头发现他也太高了。仰头特别辛苦,他感觉到就立刻蹲下来。

“你有男朋友吗。”抱歉一直工作也没有。

“我今年虚岁已经18了。”哦你姐姐我早就过了18了。

“我成年了哎。”他低下视线看着你,你不禁有种压迫感。

“我都追到这儿来了。我喜欢你。”他从容不迫的望着你。

“给我一个机会。你真的喜欢不上我,那我再说嘛。别说做姐弟,我才不是你弟弟。”

你张了张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不是跟你确认什么,这是宣告一个开始。

他抬手摸你的脸,把你下巴合上。贴在你耳边“宝宝我这儿热水器房东还没修好,你的浴室借我一用吧。”







【金在奂×你】

你邻居这个死孩子你早晚要刚了他。

他在练歌。吉他弹唱。《lost stars》

第一句“please don't see”

唱了一天。

不是说音痴。而是各种调调各种风格能试的都要试一边。

迪斯科风格为什么也要试!!!为什么!

还特别喜欢飙高音。显摆什么?你周末难得休息,这边就开始唱。

第二天上班感觉耳边还是他羊叫般的高音穿耳。

第二个周末,他已经排练到I thought i saw you out there crying了。

唱的凄惨不已,哀转久绝。

“今天不是你看我crying 就是我让你crying”你连衣服都顾不上换,穿着睡衣松散着头发就骂骂咧咧的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清秀的嘟嘟脸的男生,嘴巴撅着,特别………

特别想让你掐上去狠狠地揪一把。

冷静冷静。

男生好像明显被你气势汹汹杀气腾腾磨刀霍霍的神情吓到了。往后退了一步。瞪着眼睛也说不出话来。

你想着先声夺人:“你好,我是你的邻居。看你眼生,刚搬来的吧?”

他惶恐紧张的猛点头,脸颊肉软乎乎的感觉。

“唱歌请您小点儿声。我这儿听的一清二楚。有点扰民。谢谢合作啊。”你转身就走了。没看到他红着脸捂着嘴跺脚又猛拍大腿。

“世云呐!世云!我一见钟情的那个小姐姐!就是我邻居!!!!我好开心!!!”然后爆发出开水壶一样的笑声。

你怎么知道的?你听的一清二楚好吗。







【郑世云×你】

有人敲门。你手里的草莓还来不及放下就跑过去开门。

是邻居,音乐系的大学生。

音乐系在你眼里一般都是一头长发,穿的异于常人,并且多情多女友。这位理工科气息浓郁的郑世云同学显然……

淡然温和的语气“您好,我在阳台上捡到了一样东西,我个人猜测也许是您的这个被风吹到我这儿来了。”

“哦真的太感谢太感谢了。”你忙不迭地道谢,把手里那颗草莓塞嘴里,空出手去接。郑世云双手奉上,面无表情,身体语言态度恭敬。

银灰色蕾丝内裤。

你瘪着嘴伸出手僵在原地,也不知道怎么忍住不去找个地缝。

之后尴尬的你每次想出门先注意门口有没有动静,上楼之前也左看右看不要碰到他。

拦不住你有天大晚上回家正好他出门。

“啊您好……”你皮笑肉不笑的加快手上动作,结果一使劲儿,钥匙断在锁芯里面了。

“您的力气倒是蛮大的。”毫无灵魂的赞赏。

你还傻在原地,郑世云换个姿势背着吉他:“我要去酒吧驻唱了,大概夜里两三点结束。”

你:“啊?啊,辛苦了。”

郑世云:“今天是节假日,所以会更晚。你也不方便找人来修,给你我的钥匙,你今天住我这儿吧。我今晚不回来。留一下电话,我回家之前会联系你跟你拿钥匙的。”

他脸上毫无波动,你看不出他是嫌麻烦还是怎么,语气反正也是那么诚恳。突然笑了一下。

“快休息吧。我就那一副钥匙,别丢了。”

然后一本正经的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

结果锁因为很不好换,你也就同意了郑世云的提议“你住我这儿吧。贵重物品放我这里,钥匙归你。我这几天出去住。”

白天谁有空谁就做饭做多一份留给另一个人。发觉郑世云厨艺非常诡异,你谢绝了他做饭。他也做到了泰然自若把你被风吹掉的bra神色如常地递到你眼前。

锁修好了。他也直接跟你告白。末了还要补一句“吹掉了我还得帮你收起来还给你,直接晾我这儿吧。”

后来你听他自己写的歌里“夜也有你的形状,阳光也透不过渴望”,他依旧淡然微笑,美名其曰“我看了你的衣服也想看看衣服下面是什么。好奇心人皆有之。”







【卢太铉×你】

我的妈呀这个舞团领头那个男生跳舞也太帅了吧!!你下班回家路过x大,广场上一群男生跳舞,你停下看了一会儿,直到他们跳完这首歌解散,你也就走了。

进公寓大厅,有个人低着头不小心撞到你,把你的手链撞掉在地上,线一断,水晶的珠子到处蹦哒。对方嘴里“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一边身姿矫健的帮你到处捡珠子。

但是掉的太多了,你又着急回到家回一个公司的文件,就温和的叫住对方“先生不必捡了,我留着这几颗做项链也不错。我先走了啊。”

对方看着你也不说话。

怎么瞅着这么像混混呢。

第二天下班晚了一些,公寓门口蹲着一个黑影。

是昨天的男生。看样子等了很久,站起来腿都麻了,疼的龇牙咧嘴。

他也不打招呼,直接手心伸到你面前。

你的手链。他一颗颗捡回来给你串上了。

这一脸恶童相的男生也不说话,扭头上楼了。你正好顺路,也跟上。你俩一路无言。

最后发现居然是邻居。

你明明记得邻居很闹腾啊。音乐声,聊天,大笑。但是到时间就安静,不打扰周围休息。

真是不想跟自己说话呢。你开门进屋,忘了这事儿。

有天看微博,有人转发x大舞团的表演视频,他们上了综艺,主持人还问他们恋爱的八卦。

你“噫”了一下。带头跳的最好的那个,是你的邻居。

主持人cue他“卢太铉君这么活泼,喜欢一个人会怎么样呢?”

卢太铉眼神晃了晃,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变得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