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楼

驱车登古原

【碗你】和忘拿碗结婚忘拿户口本的你

大喜之日难免会忙中出错,比如高考忘带准考证,真不一定就是粗心大意,是过度紧张。所以别骂女主。

请直接打她。
你忘拿了我们可带着呢!
咱们来!不就是领证么。







【姜丹尼尔×你】

“丹尼尔……”你不安的站起来。

丹尼尔去给你买了杯爱喝的奶茶,怕排队的人太多你嚷嚷着饿,先用奶茶填饱你。

……还凑近你耳边说回家好好填饱你。你羞得推了他一把,他哈哈笑着抱住你:“小不点儿脸红了?”

————听到你又怕又急的说忘带户口本,他举着奶茶站在那里有点可怜。

“姐姐是不是没放在心上啊。”你赶紧摇头,拉着他要回家取。

“我知道,那姐姐先补偿我吧。”先拉你去了民政局附近的酒店。

你:???这也是我被日的理由?







【李大辉×你】

“啊!大辉啊,我,我忘了带户口本……”你楞在原地对他说。

李大辉本来一路上叽叽喳喳跟你讨论了一路要怎么拍证件照,一直问你他今天穿的好不好看,又一直夸你白衬衫也漂亮。

听到这个事实脸上挂不住的失落和遗憾。但是转瞬便安慰你:“呀好事多磨,我们改天再来嘛。”拉着你就往出走,还强打精神说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呢。

你知道他为了今天选了好久的日子,还紧张的没有睡好,结果因为你自己的粗心害得他空欢喜一场。

“快快快我们赶着下午来!”你拉着他狂奔向停车场。

开车的时候你坚定的对他说:“我等不及嫁给你了。”

他带着鼻音笑着:“谢谢你。”







【邕圣祐×你】

一大早邕圣祐就一直耍宝逗你。你眼线都笑的画不好。

一路上听《celebration》兴奋的要死。

进了民政局就严肃的……毫无活力。紧张的跑进了洗手间。

一出来就看到你哭丧着脸说你的户口本忘带了。

…………你的准老公靠在墙上精神涣散了五秒钟恢复了神采,搂着你到处走:“哈哈哈咱俩干脆去看看流程吧?来都来了熟悉一下嘛,”走到排队的人那里继续宽慰你:“咱俩下次结婚过来不就熟悉了嘛!”

这嘹亮的军嗓。

大家都同情地看着你。







【朴佑镇×你】

一路上朴佑镇那个机关枪一样的嘴就像被人偷走了子弹。肥肠安静,开着车还一直深呼吸。

一只雀安静如鸡。(朴佑镇:公鸡安静吗?打鸣那么吵。母鸡安静吗?下了蛋就咕咕叫。你:还押韵了,不愧是rapper。)

下了车牵着你的手就叽哩哇啦瞎扯淡,然而一直出汗的手暴露了一切。

你:“轻点儿抓我手,疼。”

朴佑镇头也不回继续走:“你怎么哪儿都疼,昨晚上开始也疼结束也疼。”你送了好几把眼刀不想说话。

————等他呼哧呼哧跑了一圈摸清了流程过来找你,听你说户口本忘拿了……他站在你面前疯狂输送眼刀。

左右巡视,然后拉着你往人群里走:“那我去借一个户口本。”

那你很棒棒哦怕五金。







【赖冠霖×你】

早上起床一个大个头就钻你怀里蹭来蹭去,扬起脸抿着嘴对你笑,一路上都在和你说你俩以前的事儿,记得特别清楚。

在民政局听你说忘带了户口本,整个人散发凛冽的气息。

“离婚不在这层,你俩走错了。”气氛凝重到让工作人员好心提醒。

他低头吸了一口气,说走吧。站起来向你伸手。

“你总是这样,丢三落四的。”你低着头拽他的衬衫扣子,小声道歉。

“你也不怕把我丢了。”你直接抱住了他,小声说你爱他。

“宝宝,咱们回家吧,我补补觉。昨天一夜紧张的没怎么睡。”你点头说好。

一路上牵着你,晃荡着大长腿。他看到一对新人穿着婚纱礼服来领证,低头看着你:

“我真的想快点成为你合法的所有物。那你就不会丢了我。”







【黄旼炫×你】

一大早被早餐的香味叫醒,自从在一起之后他学会了更多。

你的衬衫他熨好了给你拿过来,你只需要站在那里看他给你系扣子。

到了民政局你发现自己两手空空,户口本没有带。

本来耳朵通红的黄旼炫这下子从害羞变成堂皇。

然后你看着他打开文件袋再次查看,抬头顺了顺你的短发:“笨蛋啊。我都准备好了。”

“我们合法之后,你能搬到我的卧室吗?”你说完这句发现狐狸耳朵又红了。

“喂你说句话啊,别发短信!手机给我装回去!”








【裴珍映×你】

“姐姐这边。”

“姐姐上车。”

“姐姐今天很漂亮。”

你今天轮休,难得工作日被调到休息,结果一大早就被年下男朋友裴珍映叫下楼。结果上了车一路上就听他说了三句话。你猜测是他一个多月就拿下驾驶证十分开心,叫你一起兜风。

一直兜到民政局大厅你都没反过劲儿。

“结婚。”嗯???????

“姐姐那天晚上答应我了。”“姐姐那天有点喝醉了。”

“我没喝醉就行啊,那句话确实说了,我没喝酒,我能保证你绝对说了。来咱们结婚。”骨骼分明的小脸透着坚定。

“不是不是,我没带户口本啊!没有户口本怎么结婚?”

“啊……那既然有名无实现在做不到,我们就有实无名吧。”

第二天你为了盖住遍布的痕迹穿的一丝不漏被他扶着颤颤巍巍进了民政局。

新郎对疑似帕金森的新娘不离不弃的事迹感动了那天在场的人们。

【碗你】男朋友出国的前一晚 (有代步车)


你的男朋友是艺人,出国巡演少不了,那么临行前一晚你们会……

打扑克吗?

不负责脑洞,勿上升真人
不喜误入,而且tag写不下了。我先道歉~

本篇包括丹妮,志训,柚子,五金,奶罐,大黄

——————鸽——————

【姜丹尼尔×你】

“小不点儿怎么啦??”你望着致力于嘬猫耳朵事业的姜丹尼尔。

“姐姐在做报表,明天你们什么时候去机场?”你把目光挪回电脑屏幕。

他伸着优越的大长腿,一手一猫,肚子上还趴着一只。

嘴里嘟嘟囔囔:“小不点儿好忙哦。好吃的都不要了。”说罢轻轻咬了一下猫的后颈。

猫:?????

你做完报表保存上传,站起身松开绑头发的发圈,长长的卷发海浪般洒落。眼镜还没有摘,你隔着镜片看着他。

大男孩松开了嘴边无辜的猫咪,又把肚子上的猫咪抱起来坐起身楞楞看你慢悠悠的从领口的扣子一颗一颗解开,旋即嘎嘎笑了。

…………

“好吃吗?”一边用力深入。

“slow …fuck …”






【朴志训×你】

你忙着帮他收拾行李,一开箱子发现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

一半荧光色海洋一半游戏手柄。
你回头看着打游戏的红发小伙儿,叹了口气。

耳朵真好使,隔着耳机都能听到你叹气一样,他头也不转,嘴里叫你过去。

……于是你被圈在他怀里看他打游戏。他下巴枕着你的头顶,你脸贴着他的脖颈,锁骨越来越凸出,你心疼的吻了一下。

他停下了动作,像生气一样,盯着屏幕深呼吸。然后不耐烦一样继续打游戏。

这把结束之后就着在他怀里的姿势抱起你就急不可耐走向卧室。

嘴里念叨“要不是中途不能扔下队友,我早就……”





【邕圣祐×你】

“宝宝呀怎么啦不开心吗?这个餐厅的食物很好吃的呀~”邕圣祐注意你细微的表情变化。

你却因为他第二天就要出国巡演闷闷不乐,尽管你又不能吃他事业的醋,但是分离总是让人开心不起来。

你也就是低头闷不做声了一会儿。

抬起头邕圣祐戴上了海绵宝宝眼镜框对着餐桌上的菠萝说“哎呀小蜗!你快出来!快看我发现了什么好看的姑娘!”

你噗嗤一声就被他幼稚但是想要让你开心的举动逗笑了。再拙劣的个人技你也会捧场,因为情人眼里出gag man。

“快看对面坐着的是谁呀章鱼哥?”邕圣祐捏着嗓子继续对着一道海鲜说话。

然后指着你“派大星?你怎么又胖了?”




【朴佑镇×你】

“喝呀!!!!!!”麻雀日常开嗓。你吓得一激灵,彩铅断了。

这幅画开局不利。今日黄历也许写着诸事不宜,忌麻雀。

伴随着蹦迪神曲的节奏扭动着穿过客厅来到你面前,俯下身盯着你一开始就不顺利的画嘲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唉哟我从国外回来你这画能画完吗?哥给你买一幅画……”你站起来推开他顺了顺头发就进卧室躺着了。

看到他收拾完的行李箱更不想说话,干脆一翻身反正衣柜前面挑衣服。挑挑选选,看中了一件黑色修身吊带连衣裙,领口本来是平的,偏偏在两山直接剪出一个V形。

等啪五金哼着歌儿脱着上衣进卧室,看到的就是你换上高跟鞋涂口红的架势。其实你没打算去哪儿,女生总是化个全妆然后自拍几张就哪儿也不去默默卸掉。

但是啪五金把你顶在墙上的镜子面前。

嘴上说着要把你日到墙上扣都扣不下来。





【赖冠霖×你】

你做好三文鱼沙拉,赖冠霖也健身回来了。看到你在厨房,他抿嘴笑着,顶着一边的酒窝亲了一下你的耳朵就笑着跑进浴室了。

“啊……xxx!帮我拿一下衣服!”你问他干嘛总是私下直呼你大名,你明明比他大两岁。“你个子矮嘛,小小的,看不出来比我大啊。”——“喂赖同学你快一米九了我怎么可能比你高???”

赖冠霖是你闺蜜的弟弟,看着越来越成熟稳重,却也因为你的一句“男人就是要有肌肉啊”就嘟囔“肌肉练练就会有啊”跑去健身。

这回闺蜜明知她弟弟刚追到你,你还在不好意思的尴尬期中,还把你叫到她弟弟家“我弟明天出国,你帮我把这些家里做的吃的带过去哦,我们今晚就不去了~”

你背对着浴室的门,手拿着衣服伸到身后等他来接。半天没有反应。

你禁不住回头一看。

下半身围着浴巾的赖冠霖笑的诡计得逞一样。一瞬间你以为今晚是不是晚节不保。

“我的肌肉合格了吗?”——“合、合格了…”

拿过衣服就关上门了,关门之前还“喔好冷。”

真就没了。



【黄旼炫×你】

你躺沙发上看着大屏幕放的《侏罗纪世界2》。开头沧龙扫地僧一般出现吓得你呕哇乱叫,怀里的薯片都洒了一地。

“怎么啦怎么啦?”围着围裙打扫厨房的黄旼炫趿拉着拖鞋跑过来,一看你只不过是被电影吓到,无奈的笑了。转身回去捧着新买的扫地机器人回来清理满地的薯片渣。

“哎呀我都会收拾的你别弄了,过来陪我看电影,我一个人好怕。”你孤零零窝在沙发上,一边看电影一边手还在清理刚刚沙发上掉下的碎渣。

厨房里黄旼炫说马上就来。

电影里男女主角都从火山爆发的小岛折腾一圈上船了你的男亲黄美年才嘿嘿眯着狐狸眼挨着你坐过来。你在他怀里歪过头看了一下……

哦看样子答应完看电影之后顺便把洗手间清理了一遍。

“明明我自己可以收拾嘛,你明天就出国了今天还不好好放松……”你揉揉他的肩膀。

他双眼盯着屏幕上的霸王龙,耳朵红的吓人。

从肩膀上扒拉下来你的手,按在某个地方。

你转了转眼睛,笃定的对你的“好管家黄旼炫”说道:

“这儿肿了,需要放松。”

【碗你】 (上) Every breath you take (要啥自行车🚲)

(tag可能带的不对,社长和卢老师不是碗里但是也是202系)

你是普普通通一个上班族。

隔壁普普通通的邻居。

看着普普通通的男孩子。

男孩子看你的眼神可不普普通通。

朴佑镇,姜丹尼尔,黄旼炫,赖冠霖,金在奂,郑世云,卢太铉。

【朴佑镇×你】

刚下班回到家门口,掏出钥匙,你心想今天真热啊一进门一定先把bra扯掉,却忘了拔出钥匙便进屋了。

于是你听到敲门声一回头,扣子都解开到肚脐了的你就这么冲击到了一个小麦色皮肤的男生。

脸一下子通红的男生快速扔下一句“您好您的钥匙没有拔下来对不起。。。。”就一溜烟跑了。

你:“……”

想了想,哦,这是上个月搬过来的邻居,隔壁大学的学生。

非常吵闹。经常听他呕哇噫哈的发出噪音。

不知道是不是被你吓一跳,今天晚上特别消停。

……这几天偶尔上下班偶遇,这小子一看到你就盯着地面遁走。你实在不太喜欢这种感觉,有天下班回家看到他出门扔垃圾回来,就干脆叫住他“小孩儿。”

“我叫朴佑镇是x大体育系大一学生我出来住是因为我把寝室床蹦塌了干脆出来自己住,那天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有看到姐姐粉色内衣……”

你走近两步,他尴尬羞涩的笑着。你温柔的开口“我家里有好吃的,朴同学进来坐坐吧。”

一进门你凑近他。他小麦色皮肤竟然默默出汗。你低头笑了一下,手扶上他的腰。

雀啊,咱们少说两句吧。

【姜丹尼尔×你】

“隔壁那个主编也太那个了吧……拜托西装革履太杀了……泪痣好性感啊……”

闺蜜有次来你住了两个月的新家做客发现邻居竟然是个大帅哥,厚着脸皮多来了几次却赶不上帅哥上下班的时间。最后竟然凭着物业那里无意中看到的名字,打探到了帅哥的基本信息。闺蜜那天晚上到你家神秘兮兮背给你“姜丹尼尔,xx杂志主编,未婚,喜欢喝酒,重点是,他有过女朋友。这说明什么??我也是女人啊!我有机会对不对对不对?”

对对对。你有点受不了闺蜜碎碎念:“那你找他喝酒去赶紧的,我明天还要工作真的不能跟你通宵畅聊了姐姐。”

最后结局是闺蜜耗时一个多月去了几次酒吧便发信息跟你直播。
“他今天来了!宝蓝色西装嘿!”
“我把领口扯低了,祝老娘旗开得胜今晚开张!”
“我在他车上了!”

之后便无消息。

你不放心第二天打电话过去,闺蜜说她出差,最近不在市里,有空联络。你听到她安全便也放心下来。

之后闺蜜不再见你,社交网络发了状态说换了新城市工作太忙了,过阵子联系大家。你心里想问问姜丹尼尔那天闺蜜发生了什么,偶遇时每次打了招呼便不知道对他的眼睛如何开口。

姜丹尼尔倒是因为你的友善,有次邀请你喝酒。你考虑孤男寡女影响不好想婉拒了,姜丹尼尔倒是彬彬有礼:“我一个大男人其实也想和姐姐讨教怎么做菜。我在这儿住好几年了,你搬来之后我经常能闻到很香的味道呢。”你想着自己或许太小人之心就同意了,抱着你喜欢的几瓶调味品和果蔬来到他家。

“进来直走就是厨房”他在你身后关门。反锁。

你客套着“姜先生这个房间隔音措施很不错啊,这么厚的隔音板,看电影听音乐就好很多了。”先走了进来。

不对劲。

你猛的明白,和你房间通用的那面墙竟然是单面镜。

他窥伺你半年了。

“我也不想浪费时间。我并不怎么带人过来。上次那女人看到了就跑了,那就还是你吧。”

【黄旼炫×你】

邻居是个洁癖。

楼下大妈每天闲的无聊连每家每户扔的垃圾都能唠出嗑。

“三楼102那个大学教授,哎哟喂打包垃圾袋都整整齐齐我跟你说,这比女人都细致。”

听说教生物的。理工科教授,一定很古板。你见过几次,高岭之花,不食人间烟火一样的冷清。

……这个对着商场的吸尘器慈母笑的好像就是他吧。

也不是很冷漠的人嘛,起码还是会笑的。这么一想你的紧张感消失不少,平时遇到也会点头打个招呼,偶尔还帮他顺手取一下报纸信件,因为黄老师有洁癖,摸快递包裹之前一定带手套或者隔着纸巾,但是并不是每次取快递都方便,比如今天他抱着教案。黄老师每次都原地立正站好对你点头“您好您好”再继续做该做的事,你帮忙拿报纸信件他就会“辛苦辛苦”,然后送上他做的饭菜。

挺难吃的。

偶尔想想微笑机器人成精不过如此。

你忽略了黄旼炫教授与日俱增的脸红。

有天顺路一起走,你说你以后想要女儿。生物系教授黄老师认真的和你解释“XY染色体决定性别,女性……,男性有XY两种染色体,具体那种和女性……随机性……”你也听不太仔细,笑着打趣“那黄老师看来对这种事很熟悉啊。”

黄旼炫耳朵通红“我只在书上看过。”

“没有恋爱过?”

“我没有。”

你玩心大起,逗他“不试试吗。黄老师做那么多生物实验,这个染色体的实验不想做吗?”这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口。

黄旼炫呼吸快了起来。握着你的手腕,盯着你。

“那你陪我实验。现在方便吗。”